目前分類:【瓶邪/副黑花】繪靈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另一方面,潘子熟門熟路的領著另外兩人直奔城外樹林,幽暗的林道中樹影婆娑,潘子開了手機照明,三個人找到了溪流,卻沒發現怪異。

    解雨臣思索著那些鬼戲詞,一時也說不上該往上游還是下游找去,一旁的黑瞎子蹲下身,手指沾了點溪水放在鼻子前,轉身道:「往上游找吧。」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張起靈的腳步聲與動作輕的幾乎無聲,吳邪只能在一片黑暗中吃力的分辨他的身影,幾次都差點追丟,幸好地方不大,吳邪一路追到四樓,腳下還來不及停,身體就先感受到一股陰冷,全身寒毛一下豎了起來!

     他們剛才離開時沒帶上房門,此時走廊裡映著房內流洩而出的梯形暖光,吳邪搓搓手臂,黑暗裡,一只手掌緩緩搭上他肩膀──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另一方面,張起靈尾隨著黑影進入石館,對方身上的氣味卻一下子消失了,他在黑暗裡警戒的巡視了一圈大廳,沒發覺異狀,便開始沿著桌椅牆壁一點一點的摸索,假設他想的沒錯,這地方一定有個隱密的機關,才能讓對方一下消失的徹底,連氣味都不留。

比一般人長出兩截的食中二指一點一點的摸上壁飾,那是一副青銅的惡鬼面具,樣貌頗似日本的般若,張起靈將兩指分別插入面具上的兩個眼窩處,機關啟動,鬼面具的下顎下滑露出後面的把手,壓下把手後,原本客廳的地毯下方出現一塊長方型的凹陷,張起靈掀開地毯下的鐵門,動作輕巧的爬下樓梯。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戲臺上,鬼樂不歇,吳邪隱約聽見奇妙的鼓聲參雜其中,就好像樂聲是從戲臺正面傳來,但這鼓聲卻是從後台傳來。他看著解語臣左右為難,黑瞎子擺擺手,朝他說了句沒事,催他們三個去看看怎麼回事。

     吳邪循著聲音來到之前的隔間,掀開門簾,只見之前伸出鬼手的那面鼓在無人敲打的狀態下正咚咚咚的發出聲音。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天亮後,一夥人一宿沒睡,回到石館便各自補眠。張起靈躺到床上翻身往牆邊一靠就睡,吳邪也不打擾他,反正人在眼皮子底下跑不掉。他兀自坐在地上琢磨昨晚的夢,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必須找那老太婆問清楚。

    心裡估摸著潘子哥不知道睡了沒,吳邪放輕動作,房門關上那一刻,張起靈睜開眼,目光清明。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是一個悲涼又哀傷的夢。

    在夢裡的他是一名少年,有個同卵的龍鳳胎姊姊,做為高門望族之後,他年僅十五中探花,胞姊同年得才女名號,一時間龍鳳雙花名動京城,府內門庭若市,求親者幾乎踏平門檻。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東方隱約露出天光時,有早起的鎮民發現燒成一片的廢墟中躺臥著許多人,一群人硬著頭皮察看,才發現是昨天一早才被送去的醫院的許家班。

鎮民們納悶著怎麼這早就出院了,更不明白出院就出院幹啥睡廢墟?而許家班的人恍如大夢初醒般左顧右盼,似乎全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道招待所大火一事。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夜半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打破了這個偏僻小鎮的寧靜,吳邪等人趕到現場時,原本兩層樓的招待所只剩焦黑的殘垣斷壁,燒得徹底。

    吳邪站在吵雜的人群裡,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昨天初次見面的許老爺子。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吉普車緩緩駛進小鎮。

        鄉間的小鎮,店舖樓房什麼的還留著舊式建築的風格,但販賣的東西從飲料傳輸線到充電寶應有進有,倒也挺現代化的。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佛教的盂蘭盆節即七月十五,也是道教的中元節,盂蘭盆原為梵文音譯,意為「解救倒懸」,其由來自《盂蘭盆經》中的目蓮救母。

自南朝梁武帝時起,佛教徒以此興起盂蘭盆會,當日各寺廟均念經渡鬼。有些地區還會集資給廟裡辦盂蘭盆會,再窮的也會出錢,就怕「普渡不出錢,瘟病在眼前。普度不出力,矮鬼要來接」,加上民間的鬼戲與放水燈等習俗,可謂是相當熱鬧的民俗活動。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卷三、戲影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天後,吳邪收到一封神秘的手機簡訊,署名為吃不膩的青椒炒肉絲。

    他照著簡訊上的時間來到30A音樂教室,開門就喊:「江晨!你這貪吃鬼,看你可憐的份上,青椒炒肉絲小爺給你帶來了!」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其實,我真的沒有要嚇唬你們的意思。」男孩微微一笑,露出一只虎牙,「我叫江晨。」

    吳邪對他前面那句話抱持合理懷疑,勉強扯扯嘴角回以一笑,接著簡略把江晨的事情轉述給在場的其他人。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吳邪迷迷糊糊中聽見有個熟悉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隨即一股劇痛襲來,腦子頓時一片清明。

   「醒醒!」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出了麵店,吳邪的手機就開始唱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兒~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紅紅的小臉兒溫暖我的心窩~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吳邪手忙腳亂的掏手機,偏偏他出門時手機鑰匙亂塞,這下一起卡在口袋裡掏不出來。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卷二、夜音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啪嚓!』

    走廊上的燈光瞬間大亮,吳邪驚魂未定的呆站在原地,走廊上依然有不少夜貓子同學走動,交談笑語聲斷斷續續傳進吳邪耳中,彷彿他剛才只是時空交錯踏入異空間。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太陽逐漸落下,黑暗慢慢透過窗戶蔓延進保健室。

    三個人,誰也沒說話。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卷一、黑貓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吳邪原本睡得頗香,可原本香甜的意識突然如墜冰窖,他恍恍惚惚的張開眼,發覺自己全身浸泡在溫水中,旁邊依稀可見蔥蔥綠茵,再遠處被濃霧阻隔,就算他想也看不清。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