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看著不遠處那一白一橘的兩人,被忽略的神田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該怎麼說呢,他討厭豆芽菜露出的燦爛笑容,也討厭他露出那種稚氣的迷糊表情,那模樣簡直就像是在和那橘髮少年撒嬌似的!
  「真是拿你沒辦法耶。」無奈地說完,拉比的視線投向亞連身後的某人:「這位是?」禮貌性的問著,真沒想到剛才和亞連交手的居然又是熟面孔,這能算巧合嗎?
  「……你叫什麼名字?」亞連尷尬的轉頭問道,而一旁的拉比聽到後幾乎跌倒。

  天啊,在這個時代居然有誰會連對方是誰都搞不清楚就貿然動手的?拉比不知道該說亞連是膽子太大還是太過自信,不過真正原因應該是亞連從小就少根筋……

  冷淡的黑眸掃過傻笑的亞連和一旁再度陷入無奈情緒的拉比,神田沒好氣的回答:「神田 優,笨蛋豆芽菜。」
  「就說了我不是豆芽菜是亞連啊!」反射性的回嘴,亞連覺得自己的好脾氣快被眼前這個莫名奇妙又我行我素的男人磨光了。
  「你剛才已經承認過了。」神田的聲音帶著不易察覺的玩味。
  「什麼?!我哪有……」隨著尾音逐漸消失,亞連想起剛才神田質問他用毒時,自己的確是忘了要反駁。
  「沒反駁就表示承認。」神田好心的補充一句,換來亞連短暫的沉默與賭氣的一句臭馬尾。

  一旁的拉比看著眼前你來我往的兩人,有些驚訝亞連難得發作的脾氣,但隨後祖母綠的眼眸便多了一抹興味。
  唉呀呀,他才想說最近日子過得挺乏味的,看來以後似乎會變的很有趣哪。

  隨意的坐在倒地的樹幹上,拉比支著下巴欣賞眼前奇特的吵架。


  「豆芽菜就要有豆芽菜的樣子,乖乖閉嘴行光合作用!」
  「是亞連!!你這個沒記性的臭馬尾!」
  「笨蛋豆芽菜!」「臭面癱馬尾男!」
  「豆芽菜!!」「臭馬尾!!」……

  無限循環的重覆著相同的詞語。好不容易,兩人終於發覺此時的自己,正像幼稚的孩童般,吵架的層次低到不行,這才雙雙住口。
  銀白的眼對上墨黑的瞳,訴說著不服與倔強;深邃的幽潭迎上純然的雪色,大有放馬過來的意思。

 

  看著眼前好笑的大眼瞪小眼,拉比實在很想讓他們繼續下去,但此時天色已晚,他只好出聲提醒:「咳咳!亞連,我們該走了。」  
  被點名的人有些吃驚的轉頭:「什麼?這麼早就要回去喔?」「已經不早了,亞連。」拉比好笑的看著完全忘記時間的好友。而後者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緩緩的道:「總之,希望你以後別再隨意破壞風景了。神田,請你試著多為別人著想吧,並不是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尾音落下的同時,銀白的眼中不帶敵意,反而盈滿了能夠淨化人心的柔和與溫暖。


  望著一白一橘的身影消失在樹林中,神田的意識卻仍停留在亞連最後說的那句話。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嗎……?
  從小到大,身邊的每個人的行為舉止都不斷的告訴他,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只為了自己……只有自己……

  子夜的眼眸閃過一絲痛苦與迷惘:「你究竟是誰……豆芽菜……」

  幽幽而低沉的聲音夾雜在風中,環繞著這片古老的櫻樹林……久久不散……


------------------------------------------------------------------------------------------
很短的一章〈悶
有待日後修改......
大學的原文書......如果是日文的話,我想我會學習的比較歡樂〈被毆死
哈哈!
反正等我適應之後大概寫文的靈感也會多一點吧!
到時候大家就可以看到我常常更新了!! ←會有那時候嗎?=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