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被某大叔陰謀陽謀的拐到諾亞根據地之後,拉比很鬱悶。

  什麼為了保持和平交換人質,中央廳那群白癡高層才該去為和平換腦……

  趴在窗台的橘毛兔一臉無聊,半垂的兔耳不時朝下點啊點,想起以前在教團由某卷毛室長主辦的生日派對,碧眸彎彎,腦中便浮現當時眾人熱鬧喧囂的場面……是的,咱橘毛兔絕不是隨隨便便念舊的人,再過兩分鐘便是他生日。

  當午夜的鐘聲敲響,拉比房門被人打開,然後就是一個無比愉快的聲音──「小兔子,我回來了!」

  啊啊……變態回來了……

  兔耳依舊半垂,拉比沒回頭,連半點反應都沒有更別說某大叔肖想中的驚喜笑容,於是,某位千里迢迢趕回來的大叔石化在門邊,雙眼下掛著兩行清淚──

  拉比透過一旁玻璃上的倒影看見身後的情況,碧眸內的笑意一閃即逝,懶懶的起身走到門邊,手掌拍拍某大叔的頭,然後在對方尚未反應過來時將人推出門,接著……乾脆俐落迅速快捷的甩上門!

  「嗚嗚~小兔子你怎麼這麼無情啦!人家可是不遠千里、好不容易完成千年公交代的任務趕回來的耶──」瞬間化身大狗狗的某叔一臉可憐兮兮的撓門。

  嗚嗚……三天殺一百個人很麻煩很累,怎麼他都已經縮短到兩天趕回來了小兔子還是不理他啦!……不理就算了,為什麼還不准進房間……沒抱小兔子要他怎麼睡得著……

  「少囉嗦!給我滾──!」把頭埋進被窩裡,拉比絕對不會承認他目前火大的點是那變態大叔說的第一句話不是祝他生日快樂!

  「小兔子~~」
  「閉嘴!」

  只差沒咬手帕、啃手指的某大叔默默在門外垂淚一陣子,眼看真是開門無望,只得一臉哀怨走回自己原本的房間。

  打開門,房內的東西雖然天天有惡魔打掃沒生灰塵,但很明顯看出有一段時間無人使用,解下領帶,帝奇快速的進浴室梳洗完畢,隨後手腳並用直接往床上一撲一抱──

  「啊啊,雖然不是真的,但這樣的小兔子真棒──」俊臉笑瞇瞇的蹭了蹭床上的等身大抱枕,上頭一面印著拉比小露香肩與細腰的誘人模樣,令一面則是上半身衣衫大開、下半身穿著一件四角褲、一臉情慾讓人血脈噴張、恨不得狠狠疼愛的樣子。

  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抱枕,雙腿同時夾住抱枕下端,難掩疲憊的金眸總算滿意的閉上,進入夢鄉。


  於是,隔天清晨,當某只失眠兔子悶悶不樂、偷偷摸摸潛入某大叔房間時,畫面頓時充斥著滿滿的黑線──

  握緊拳頭,拉比忍住想發動大槌小槌敲死眼前還睡得香甜的人的欲望,臉上滿滿的紅霞不知到是氣到還是羞到,總之,咱們的兔寶寶轉身就往自己房間跑!

  「……嗯?」被不知名殺氣擾醒的帝奇茫然的捕捉到門邊瞬間消失的橘紅背影,還分不清到底是作夢還是現實,好半晌才驚覺不對!看了看懷裡攥的死緊的抱枕,瞬間清醒萬分!

  不,不是的,小兔子誤會了,他愛的絕不是那誘人的抱枕──儘管那抱枕的地位僅次於拉比本人──他愛的絕絕對對、百分之兩百是活生生的小兔子啦!他用人格保證!

  只見帝奇一個翻身跳下床,一臉欲哭無淚的循著他家兔子離開的方向追去。


  銳利的金眸大老遠便看到拉比房門半掩,瞬間當機立斷的閃身、卡位、關門不能,所有動作一氣呵成,然後帝奇‧米克發誓,他看到人生中最痛的畫面──

  喔喔喔喔──小兔子你在做什麼麼麼麼麼麼──以上是帝奇‧米克看到當下內心爆發的吶喊──

  光聽這吶喊(哀嚎?)就可以知道目前在帝奇眼中映出的畫面是多麼的慘絕人寰──拉比跨坐在床上的一個等身大抱枕上,上頭的那張臉帝奇怎麼看怎麼眼熟,似乎他滿天照鏡子都會看到,而此時拉比雙手緊緊握成拳,正用肉眼難以辨認的速度瘋狂毆打著那等身大抱枕……的下體。

  急怒攻心的拉比絲毫未注意到帝奇的到來,只是一個勁兒的暴打,一雙幾乎噴火的碧眸正熊熊燃燒──

  死變態!假紳士!戀童癖!夜襲狼!讓你裝可憐騙同情!讓你回來不說生日快樂!讓你到處拋媚眼!讓你每天晚上用那該死的玩意兒欺負我的腰!整晚不給休息還讓你弄個抱枕對我這樣那樣!塞棉花的誘惑圖片是有比我好!該死的殺千刀混帳諾亞死變態大叔──!!

  等拉比發洩的差不多,猛然感到門邊有股視線,下意識的回頭,只見某大叔一臉疼痛的站在門邊,俊臉上滑下幾滴冷汗,胸前貌似呼吸不太順暢,視線再往下──靠!那隻手護在那裡是怎樣!

  發現他家兔子終於看見自己,帝奇眉頭一皺,拉比暗叫一聲完了,然後就看見化身黑色大狼犬的某大叔一臉不依的撲上兔子──

  拉比反射動作就是抬腳踹去,眼看白玉的腳丫子就要踹上某紳士狼令橘毛兔恨之入骨的重要部位,一只大手非常適時的阻止了某兔毀滅幸(性?)福的行為──

  「小兔子,那樣打很痛呢。」露出迷人的微笑,帝奇一把握住拉比腳踝送到唇邊輕吻,舌尖滑過白皙的小腿肚,半瞇的金眸幾分認真幾分玩味,「你要負責治療我的心靈創傷喔。」

  肌膚傳至大腦的溫熱濕滑帶著滿滿的情慾味道,腳趾下意識的蜷曲,碧眸倒映面前邪魅到令人心悸的男人,有些不甘的回嘴道:「少用那種表情說蠢啊──話……嗯啊……」可惡!舔就算了,不要咬那麼大力!很痛啊死變態!

  聽見拉比驚叫的黑狼犬笑的很優雅、很迷人、很紳士──雖然在某兔眼裡那一律都叫欠揍──帝奇傾身吻住微開的唇,舌尖探入,一一掃過濕潤的口腔,靈活的勾動對方纏綿不止,修長的手指同時挑開拉比褲頭……

  在男人覆上來時拉比習慣性的合上眼,身體明顯感受到帝奇微溫的手指撫過每一處敏感帶,他不得不承認上面的傢伙真的非常了解自己的身體。隨著對方手指的遊走,劃過之處就像火種點燃導火線,燥熱和渴望在體內蔓延──

  幽幽在心裡嘆口氣,拉比鬆開微蹙的眉頭,認命的伸出雙臂勾住帝奇後頸,主動的加深這個吻。

  偶爾放縱一下,應該沒關係吧……拉比想著,和男人相接的唇畔微微勾起。

  兩舌互不相讓的激烈交纏著,來不及嚥下的唾液自拉比唇角蜿蜒而下,帝奇意猶未盡的放開略腫的唇瓣,手指正挑開拉比上身的襯衫,冷不防一隻手覆他的手指,金眸狐疑的看去,只見嘴角還殘留親吻餘韻的拉比一臉潮紅、微微喘息的看著他,情慾氤氳的碧眸惑人心醉。

  拉比跪坐起身,手指有些不穩的解開胸前襯衫扣子,視線四下游移,就是不願和帝奇對上,身下的褲子早讓帝奇連同裡面印著紅蘿蔔圖案的底褲一起扒下拋到老遠,分身在男人技巧的挑逗愛撫下甦醒,股間的秘穴也不甘寂寞的收縮,直到解開最後一顆扣子,拉比將衣衫退到手肘,魅惑的碧眸這才緩緩迎上妖異的金褐。

  然後,他看見男人眼中再也無法掩蓋、熾熱的深沉情慾,被吻腫的唇輕輕勾起一道媚惑的弧度。

  任憑帝奇有些粗魯的抓住自己雙肩欺上,光是耳畔那聲失控的低吼以及抵在入口火燒般的分身,便足以讓他唇邊的笑意漸深──

  男人略顯急躁的進入令拉比有些不適的皺眉,然而幾經調教的身體很快便適應體內發燙的硬物,隨著帝奇的牙啃上拉比的乳尖,埋在拉比體內的巨物也開始律動,拉比伸手攀住帝奇的雙肩,有些刻意的在對方耳邊釋放自己毫無遮掩壓抑的甜膩嬌吟,同時也在那寬闊的肩背上留下激情與快感的道道抓痕──

 

  情事過後,屋外已黃昏。

  拉比累的眼睛一閉就打算找周公敘舊,而吃飽喝足的帝奇則是溫柔的將少年攬進懷裡,金眸看著對方那顆橘色腦袋在自己胸前蹭了蹭,找到了滿意的位置後閉著眼露出可愛的微笑。

  「哪,小兔子,生日快樂。」

  男人低沉話音剛落,拉比便感到胸前多出一股冰涼的重量,碧眸好奇的睜開,只見頸子上多了條鍊子,鍊子上倒吊著一枚五角型的暗紫色水晶柱。

  趴在帝奇胸口,拉比睜著一雙碧綠的眼眸,「水晶?」可是裡頭似乎還有什麼東西看不清楚……

  「太暗看不清楚。」帝奇拍拍懷裡的橘色腦袋道,隨後不知從哪弄出光源,光線照射在水晶上,柱心原本略暗的東西霎時折射耀眼的光彩。

  碧眸看著暗紫色水晶中心的幽幽綠光,頓時啞了聲音。

  聰明如他,又怎會不知道這份禮物代表的意思,只是萬萬沒想到這個平時屌兒啷噹、沒個正經、愛裝可憐、怕麻煩又黏人的愣大叔居然會找來這樣的東西給自己當禮物,先不說感動不感動,光是這份用心就實屬難得……

  帝奇笑咪咪的看著自家兔子無意間洩漏出的感動與淺笑,隨後視線瞥到一旁印有自己模樣的等身大抱枕,很自然的將那抱枕抓了過來。

  嗯,枕頭正面的自己是一臉慵懶悠閒側躺,怎麼看就像個迷人的紳士,那另外一面是……

  金眸映出抱枕背面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偽紳士,帝奇嘴角一抽,甩手便將那抱枕扔到床下──

  「扔了你就一起下去。」淡然的聲音出自枕在帝奇胸前、閉著雙眼、一臉安適的拉比口中。

  即將甩出去的手臂硬生生停在半空,某大叔笑的很是勉強,「小兔子你有我就好了……」

  「原來你很樂意任我無條件毆打踢踹戳刺砍──」「我知道了。」

  在自家兔子爆出更恐怖的字眼前,帝奇相當認命的將抱枕放回床上。

  「哪,小兔子,答應我,我在的時候,你絕對不行抱那個抱枕喔!」

  「好啦好啦,答應你啦。我要睡了。」嘴裡不耐煩的應聲,上揚的唇卻將對方的溫暖與重視一併帶入了夢鄉。

  雖然和以往的形式不太一樣,不過……今年,也算是大豐收吧。晚安,還有謝謝,笨蛋帝奇。


------------------------------------------------------------------------------------------------------------------
於是這篇是兔子生日賀文~
兔子生日大快樂~~!!!
感謝小殺、沐霙、森森,大夥一起y出來的奇妙的梗XDDDDDDDD(被巴
雖然我覺得我寫得沒有我們y時的好笑就是了(我自巴謝罪XD
然後我絕對不承認其實我是在幫問梅的兔子報復大叔(被眾毆
崩壞大叔真美好(捧臉←被揍死

最近好懷念以前純潔的自己,一直沒發現原來我在無形之中已從清水舞台摔下來了XDDD

最後那個抱枕是真的有喔,是小殺畫的,非常美好同時真的會讓人血脈噴張>///<


感謝閱覽到此的客官~也感謝你們的支持與愛護~一起來祝兔子生日被吃快樂吧XD(某兔:我吃妳的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