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哈囉!我回來了!」笑嘻嘻的橘髮少年和飯桌旁的黑髮少女們呈現極大的反差。
  「呃……兩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收起笑容,拉比疑惑地問。
  「除了神田和亞連之外還能有什麼事?」利娜莉無奈地攤手。
  「人家不想把亞連交給那個面癱男啦!」相較利娜莉的沉靜,一旁的蘿特則是任性的鼓起臉頰大聲抗議,雙腳同時踢打著可憐又無辜的桌子,十足的小孩子耍脾氣。
  「哎呀~我們小時候就很清楚那兩個人是天生一對不是嗎?別任性了,蘿特。」拉比帶著笑容安撫自家沒有血緣關係並令人頭疼的妹妹,同時也不禁在心裡感嘆對方真是標準的雙重性格,有時成熟過頭,有時卻又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喔?我任性?那剛剛是哪個任性的傢伙沒交代去哪,就出門直到現在才回來的?」銳利的眼神直直盯住拉比。後者只能乖乖的閉上嘴傻笑,畢竟面對鬧脾氣的蘿特,恐怕連克勞斯都要舉雙手投降。「對耶,拉比你剛剛去哪啦?」一旁的利娜莉也湊上來,饒富興致的問道。
  「這說來話長,但我這趟出門可是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收起笑容,拉比面色凝重的道。
  看見拉比難得正經,兩名黑髮少女狐疑地互看一眼,隨後將視線轉回拉比身上等待他的下文。
  於是拉比便將之前沒提的部分和此行所發生的事情娓娓道出,而自己被對方抓住的那一段丟臉事自然再度略過不提,但心裡卻是暗暗盤算著哪時候再好好跟對方討回這筆帳!
  區區火燒房子對他而言哪夠看!不把那臭大叔整到哭爹喊娘,他就跟他姓!

  聽完拉比帶回來的情報,利娜莉和蘿特彼此交換了一個詭異的眼色,巧妙的不讓沉思中的拉比發現。

  「難怪我之前就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原來是你少講了一段。」沒有責怪的意思,利娜莉笑著對拉比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負責監視那個叫帝奇的男人吧!說不定可以掌握到魯貝利亞的動向。」「要不要告訴克勞斯這件事?畢竟亞連現在是在他的保護範圍之下。」拉比說出他的想法。
  「克勞斯那個傢伙啊~他八成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呢!」舔著棒棒糖,蘿特看了看挑眉質疑的拉比,好心地補充:「從你剛剛說克勞斯刻意要你扮成亞連和帝奇‧米克對賭那邊就可以看出來,克勞斯是否知道他是魯貝利亞的人我不敢說,但他肯定知道帝奇‧米克另有目的。」「所以我們只要做好分內的事就好,如果真的有什麼大動作的話,克勞斯自然會通知我們。」利娜莉接著蘿特的話說道。

  拉比沒再多說,只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而利娜莉體貼的要大廚傑利煮的拿手好菜也是時候的上桌。

  拉比朝利娜莉投以感激的笑容,但心裡卻思索起另外一件事。

  照他之前的假設,帝奇‧米克的目標是自己,但現在看起來,這似乎只是個幌子。對方真正的目的是要接近亞連,而且這樣的話,一切事情就說得通了。他明明跟對方無冤無仇,對方為何找上他?答案就是因為自己是和亞連最親近的人之一,只要盯住自己不怕找不到機會接近亞連,而且這樣也不用擔心會打草驚蛇。哼!看不出那個臭大叔的思慮還挺周密的嘛!

  拉比運轉著高智商的腦袋,雙手同時快速地挾菜和盛湯來填飽自己高唱空城計的胃。天知道他經過剛才那番折騰消耗了多少體力,還有剛才忍著肚子餓跟利娜莉他們討論消耗了多少口水!無暇顧及自己現在的樣子足以和某株草本植物媲美,努力地填飽自己的五臟廟都來不及,管他什麼形象!

 

  
  好不容易等到腿部麻痺感消退,帝奇才剛站起身便感覺到不對勁。
  怎麼有種東西燒焦的味道竄入自己的鼻子。雖然味道不大,但帝奇的嗅覺十分靈敏,呆了兩秒後,隨即躍出窗外。不出意料之外,他家柴房已經冒出滾滾黑煙……

  「真是的,那隻調皮的搗蛋兔子……」搖頭失笑,琥珀的眼眸帶有玩味的光芒。一方面是佩服對方的工於心計以及戰術時間上的拿捏精準,一方面則是讚賞對方藝高人膽大的行為。難道那隻笨兔子就不怕自己當真把他抓回來打一頓屁股嗎……

  沒有急著救火的打算,甚至伸手阻止家僕動手滅火。不在意眼前越燒越猛烈的火勢,帝奇站在一旁,雙手抱胸,眼底深不可測,遙望遠方的斷罪樓。

  看著自家主人,一旁的家僕們十分不解。照理說,有哪個正常人看見自家柴房被燒了,還能笑的一副雲淡風輕、事不關己的模樣啊!「那個……米克先生,為什麼──」話尚未說完,便被帝奇一個手勢打斷。
  「反正燒都燒了,正好我也想重建一間,你們就去忙你們的吧!只要注意別燒到其他地方就好了。」隨意地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可以離開後,帝奇將雙手往口袋一放,身形一瞬,眨眼便不見人影。


  「呵!要是把火滅掉,小兔子大概會覺得掃興吧。」坐在自家樓頂上,帝奇悠哉地抽著菸,手上把玩一枚再普通不過的錢幣,自言自語卻又像在對某個人說話似的:「過了這麼久,卻連一句歡迎回來都沒有,可真狠心啊……算了,或許你根本不記得呢!」

  夜幕與火光輝映,樣貌俊逸的男子昂首嘆息,無奈的扯了扯嘴角,看著夜空中緩緩飄散的煙圈,一彎鈎月點綴了寂寥。
  
------------------------------------------------------------------------------------------------------------
唷乎~我回來啦!
內容有點嫌少,為了慶祝期末考大魔王把我揍的半死之後瀟灑離去〈?〉,這篇在此奉上 ←什麼跟什麼
嗯?你說看不懂?意思就是風風我期末的會計學十分華麗的爆掉了......囧

算了算了〈揮手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含淚咬手帕 ←不,這人完全沒有讓它過去的意思
總之,神亞的謎團已經解的五五六六了,接下來是帝拉的部分
是說......怎麼突然有種自己挖了一個無底洞的感覺啊......= =

最後感言──雙配對真的會寫死人......〈被毆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