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魯貝利亞大人,這是神田 優和帝奇‧米克從克勞斯那兒帶回的情報,您覺得如何?」一名身穿黑色斗篷、帶著面具的男子單膝跪在一名留著小鬍子、後腦髮量嫌少的中年男子跟前。「很好,神田 優和帝奇‧米克的確是相當罕見的人才,至於克勞斯嘛……就看他還能演到幾時!」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紙揉爛,隨後比了個手勢,另一名黑色斗篷的男子無聲無息地自陰暗處走出,只見魯貝里亞低聲在他耳邊交代些事情後,黑色斗篷的男子便迅速且無聲息地消失。

  將『鴉』的成員自房間中全數譴退,魯貝利亞背著手,緩步踱至一個空花瓶前。稍稍使力將花瓶向右轉,只見他身後的書架靜靜向旁邊滑開,露出一幅畫像。

  魯貝利亞凝視著那幅畫像許久,眼神裡有著隱藏不住的眷戀,平時陰險冷酷的面貌此時卻帶著滄桑。輕柔地伸手撫觸那幅畫,彷彿是對待自己的愛人般小心翼翼,隨後像是突然清醒般抽回手,眼底帶著幾分痛苦地轉過身,雙手將花瓶左轉至原處,書架便重新掩蓋住那幅畫。熄燈後,寂靜的黑暗中悄悄迴盪著沉重的嘆息,帶著不捨與思念。

 


  神田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人,一點都不意外對方知道自己的底細,憑這個男人的聰明才智,他肯定連自己是為何而來都猜到了十之八九。「彼此彼此,馬利安大人,還是我應該稱呼你是『詐降』的斷罪樓樓主呢。」勾起一抹冷笑,神田禮尚往來地回道。「小鬼就是小鬼,還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呢~」單手支起下巴,克勞斯的眼神很複雜。「比方說,豆芽菜的記憶是吧?」神田沉穩的說道。「喔~看來你總算想起我那笨徒弟啦!」望著眼前少年表面冷冰冰但心裡卻焦急的模樣,克勞斯一反常態的乾脆:「利娜莉。」看神田一副懷疑的樣子,克勞斯淡淡地補充:「她是最清楚詳細情況的人了。」


  斷罪樓內,拉比陪著亞連服藥,一邊把玩撲克牌。「嗯?拉比,你什麼時候也喜歡上撲克牌了?平常很少看你玩呢!」好奇的湊上前,雪色眼中充斥著滿滿的好奇。「有嗎?偶爾還是會玩一下啊。」拉比心不在焉的回答,隨後眼睛一轉,微笑道:「別想拖時間,快趁熱把藥喝了,想讓我被利娜莉罵到臭頭啊!」伸手敲了敲對方的白色腦袋,拉比悄悄將手上那張黑桃A放入袖中。
  意圖被識破,亞連乾笑著,回頭看見那碗黑漆漆的藥汁,忍不住皺起小臉。天知道他有多討厭這鬼東西,又苦又澀,重點是他已經被迫喝好幾年了,好不容易最近終於可以免除受這項活罪,沒想到現在這該死的『刑具』又再度出現在自己面前!
  「傑利今天有做櫻花糕喔!」拉比狀似隨口地說道。「……好嘛,喝就喝……」不滿的噘起嘴,亞連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將藥汁迅速吞下。
  隨著苦澀的藥汁滑過喉嚨,亞連的眉越蹙越緊,就在他已經快忍不住將其全數嘔出時,那碗藥總算是見底,一旁的拉比適時遞上櫻花糕。
  「可不可以麻煩利娜莉下次別開那麼苦的藥啊,真是難過死了。」漲紅一張小臉,亞連一邊吃著甜點一邊埋怨道。「苦口良藥啊。」一把清脆的女聲響起,利娜莉出現在門外。少女沒有要責怪亞連的意思,只是看著拉比笑道:「有人來接班了,拉比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呢?」少女身後跟著一名黑髮男子。「了解!我大概晚上回來。」習慣性地揉亂那頭雪髮,然後在經過黑髮男子身邊時挨了一記狠瞪,但拉比只是帶著曖昧不明的笑意,縮了縮脖子便和少女一起離開了。
  望著眼前的黑髮男子,亞連先是愣了愣,隨後揚起微笑:「神田,你傷好多了吧?」後者沒有回答,只是沉默地點了點頭,便逕自坐在一旁假寐。看著這樣的神田,亞連的笑容多了些無奈。也罷,雖然他幫了神田一把,但照對方的個性,想必死都不會道謝吧!不過比起這個,現在還有個更惱人的問題在困擾他,到底該不該問呢……
  「……下次不要這麼亂來。」神田清冷的聲音打斷了亞連的思緒。「啊?呃……我不太懂神田的意思耶!」雪色的眼眸眨巴著,無辜地傻笑。「利娜莉都跟我說了。」這顆豆芽菜真該好好打一頓屁股!但想歸想,走到床邊,神田只是伸手順了順亞連的雪髮,但在看到對方眼中那抹驚訝後登時僵住。
  有些尷尬地收回手,神田不禁暗罵。該死的!他忘了眼前的人兒並沒有他們以前的記憶!
  「神田,你還好嗎?」望著眼前兀自發呆的神田,亞連忍不住出聲。
  黑眸對上充滿關心的雪白,頓時複雜起來。微微別開臉,神田無聲地歎息,然後將一個精緻的盒子遞到亞連面前:「給笨蛋豆芽菜補充營養的。」盒子裡頭是一串串糯米丸子。記憶中,某顆植物小時候看到糯米丸子就像沒命似的飛奔過去,也不管會不會摔跤,就算他冷著臉警告,對方仍舊滿嘴糯米丸子、一臉幸福地對著他傻笑,害他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最後乾脆把人抓在身邊,省得擔心。
  「糯米丸子!!」看到自己最喜愛的甜點,亞連開心的歡呼,但隨即因為岔氣而猛咳。一旁的神田則是又心疼又好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一手拿著水,另一手則是輕拍對方的背,好幫他順氣:「不過就是幾串丸子而已,有這麼開心?」原本只是隨意說說,沒想到亞連聽見後大力的點頭,表情認真的說道:「嗯!因為從我有記憶以來,最喜歡吃的就是糯米丸子了!謝謝你,神田!」語畢,還附贈一個大大的笑容。

  看亞連孩子氣的舉動以及吃糯米丸子時一臉幸福的表情,神田忍不住失笑。這豆芽菜總是有辦法讓自己止不住地寵溺他,要不是考慮到營養均衡,真想把整個皇城的糯米丸子都買來給他,只為那充滿幸福的絕美容顏。

  望著最後一串糯米丸子,亞連突然有些捨不得。雖然眼前這個傢伙和自己打從第一次見面時就沒好口氣,但心裡對他卻莫名的在意,看到他受傷會緊張難過、看到他卸下心防會感到開心,有一種很特殊的感覺,他對自己而言,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怎麼?不好吃?」看亞連停下動作,神田問道,然而後者卻是笑著搖頭,輕輕將盒子蓋好,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床邊的矮櫃上。
  從亞連剛才的神情中,神田不難推測出他的想法,子夜的墨色染上愉悅:「豆芽菜,你該不會是捨不得吃吧?」「我、我才沒有咧!!」但雙頰倏地嫣紅這點證明了亞連的口是心非。神田無奈地搖頭:「豆芽菜不適合說謊。」說謊就結巴的習慣跟小時候一樣。
  「……神田。」亞連突然有些為難地開口,聲音中帶著猶豫:「你以前……是不是……認識我?」

 

---------------------------------------------------------------------------------------------------------------
呼~~總算敲到這裡了,亞連的記憶秘密呼之欲出!
不過『欲出』的意思是即將出但還沒出,所以還要請大家再等一等啦
因為下篇是帝拉~〈被揍死

帝:總算該我出場啦~
風:......是啊,把您遺忘了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汗
帝:與其道歉還不如讓我好好吃頓兔子肉,你說是不是呢?〈微笑微笑再微笑
風:......我還有事先走了!〈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