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自從遇見那名白髮舞孃到現已經一個禮拜了,神田府上的氣壓只有逐日降低沒有回升的趨勢,而兇手自然是那位舉世無雙的冰山貴公子──神田 優。

  第七天……已經第七天了,該死的!為什麼他就沒辦法忘掉那一個小小的舞孃!試問這世界上有哪件事可以讓他神田優擱在腦中那麼久的?!就為了那一個小小的、連長相都不清楚的舞孃,自己已經七天沒好好靜下心處理事情了!該死……真是天殺的該死!

  正當神田煩躁的在心裡咒罵時,敲門聲很不識相的響起。
  「嘖!幹什麼?」冷到不行的口氣充分顯示了主人的不耐煩。「前、前廳有一位自稱是帝奇‧米克的先生說要找少爺。」縱然隔著門,來傳話的下人還是可以感覺到神田的怒氣,不由地抖了抖,努力地將話帶到。「……知道了,下去吧。」聽見這句話,門外的人宛如逃命般急促的離開。
  抄起一旁的愛刀,神田不疾不徐的走向前廳。

  「唉呀~好久不見哪,神田。」帝奇笑嘻嘻的搭上神田的肩。「……有話快說。」揮開肩上那隻礙眼的手,神田不耐煩的道。「看你心情這麼差,要不要一塊兒去喝個酒啊?」忽略對方那副嫌煩的表情,帝奇提出邀請。「不要!沒事就快滾!」聽到對方大老遠跑來居然是要找自己去喝酒,神田直接下逐客令。「別拒絕得那麼快嘛,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克勞斯那兒喔!」哼哼!他就不信這下子神田不動搖,別以為那天他沒看到,神田那雙眼睛在看那個白髮的跳舞時可專注的咧。「……」如果是去那裡的話,應該會遇見那個人……奇怪,他幹麻那麼想見他啊?中邪啊?!……應該是因為自己在好奇為什麼他在那種地方還可以保有那種純真無邪的眼神吧……嘖!乾脆今天就去把這個疑惑搞清楚!搞清楚之後這一切就結束了!
  望著依舊面無表情,但眼中波淘洶湧的神田,帝奇十分有耐心的等著他的回答,雖然他已經有把握對方會答應。不過說句老實話呀,是他自己想再見見那隻橘毛小兔子,感覺他似乎很有挑戰性哪!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沉默了老半天後,兩人達成共識。


  於是當天晚上,兩人再度來到『斷罪』。「不好意思,本店今天暫停營業。」才剛踏進門便有一位穿著整齊的少女上前說道。從她走路的樣子以及若有似無的防備看來,她似乎工夫不淺。「喔?老闆不在嗎?」帝奇問道。「恕難奉告,請客人改日再來吧。」少女站在門口欠了欠身,大有阻擋之意。「好吧,那也只好改天了。」優雅的笑了笑,帝奇拉著滿臉不爽的神田往回走,然而在少女視線不及之處,兩人便躍上酒樓周圍的石牆。

  「克勞斯那傢伙又在玩什麼了?」望著空無一人的內院,帝奇頗有興致的問著。「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神田沒好氣的說道:「還有,我們為什麼非得偷偷摸摸不可?!」「小聲點!難道你不好奇克勞斯在做什麼秘密勾當嗎?」帝奇玩味的看著眼前燈火通明、正門大開,卻說暫停營業的酒樓。「嘖!沒興趣。」他對別人的事情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但如果那人惹到自己,就別怪他不客氣!「別這麼說嘛,進去瞧瞧!」
  就在帝奇打算要跳入內院時,一個聲音響起:「是誰在那裡?」接著便從院子陰暗的角落走出一名左眼下方有著醒目疤痕的白髮少年。「怎麼啦?亞連。」一名戴著眼罩的橘髮少年跟著走來。「拉比,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交談。」名為亞連的少年疑惑地四下張望,剛才他明明有聽見這裡傳來交談的聲音,怎麼這會兒連個影子都沒有。「那個就別管了。」橘髮少年──拉比皺皺眉:「倒是你找到那枚暖玉戒指了沒?那可是你養父的遺物耶。」「嗚,還沒……」亞連一臉懊惱的低下頭。他什麼不好丟,怎麼就偏偏弄丟了養父馬納的遺物呢?早知道就別放在袖口,省得現在在這裡摸黑找。「現在這麼暗,想找也難,我看還是明天早上再來找吧。」拉比安慰的拍拍亞連。「……好吧。」亞連無奈的妥協。在臨走前,拉比若有所思的向上打量了下某株接近石牆的高大樹木,直到確定枝椏上的那雙琥珀眼眸及墨色眼瞳沒有惡意,才跟在亞連身後離開。


  「神田,你不覺得剛才那兩個少年有點眼熟嗎?」帝奇嘴角勾著笑。是說整個醉花町可不是隨處都見得到白色和橘色的奇特髮色哪!
  但神田並未回答,只見他身影有一瞬間模糊,看似沒有移動過,然而手中卻赫然已握著一枚暖玉戒指。「你的速度跟眼力又變強了呢,神田。」看神田的身手,帝奇忍不住讚了聲。
  神田沒應聲,劍眉蹙起,子夜的瞳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銀白的髮色……會是同一個人嗎?但那個傷痕……


------------------------------------------------------------------------------------------------
每天努力的當米蟲打文〈被毆飛
是說人家今天破天荒早起看日蝕喔〈開心轉圈
真的超超超超級讚的唷~~〈小花朵朵開
而且據說是70年一次呢!
重點是,看到太陽就算只剩下一點點沒有被月球遮住,卻還是散發著肉眼無法直視的光輝呢!
那時候我腦中第一個念頭就是──好像亞連唷!〈傻笑

雖然不像月亮那麼柔美浪漫,但太陽卻是令人感到溫暖與安心的存在呢!
重點是太陽不會消失,就算會短暫被遮蔽,也一定會回來繼續散發光芒!〈笑
看到日蝕時的感覺,就像看到亞連努力堅持不放棄時的感動一樣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