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愛情

就是很多很多的巧合連結出來的心

那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巧合

所以

如果遇見你是巧合

我心甘情願畫地為牢

張起靈

歡迎回來

 

致心甘情願的災難──愛情

 

 

 

      在see you again的歌聲裡,張起靈回來了;在吳邪說了「走吧」之後,大部隊撤離了長白山。

 

      回杭州的路上,吳邪腦中還隱隱迴盪著張起靈那句你老了,心裡下意識的就反駁你就那張臉皮不老,可他沒說出口,因為當時那人的眼神裡滿是複雜的憐惜。

 

      十年來,他成長了許多,看過太多人的雙眼,那樣的眼神不是沒有,但只有這個人,只有這個人看著自己,那雙眼中的憐惜,能夠讓如今的他──吳小佛爺,胸口如遭巨石重擊般狠狠一窒、鼻頭發酸。

       ──吳邪啊吳邪,要是現在哭出來這十年的磨練就功虧一簣了,重點是,你丟不起這個臉,只是好久不見罷了,別像個女人似的。

 

       胖子搔搔比十年前多出幾根白髮的腦袋,目光不時在面前兩人身上游來移去。

       ──小哥眼睛死死盯著天真,天真眼睛沒停過的閃躲,他娘的,這兩貨欺負胖爺在巴乃沒看過連續劇?

 

     「咳、咳!」胖子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喉嚨,心說九門爺爺的,這張瓶貴跟吳寶貝的戲碼也該他娘的演夠了,放棄張起靈黏在吳邪身上的視線,胖子等吳邪目光投向自己後,忍不住嘆氣:「再裝就不像了天真同志,做為一個男人,要誠實面對問題。」

 

      ──操,有什麼問題?吳邪光看胖子那表情就覺得不妙。

       ──吳邪?張起靈瞇起眼,目光有些凌厲。

 

      胖子看著他倆,沉默幾秒,突然起身走到門邊,感覺後背有兩道視線射來,他慢慢轉過頭,「小哥啊,這十年裡,天真他啊……」

 

      吳邪心一沉,下意識的握緊遮住手臂傷疤的袖口,雖然紙包不住火,但他其實還沒有真正做好對張起靈坦白自己這十年中所作所為的準備。

 

      張起靈注意到胖子垂下的小指勾了勾,面色頓時黑了一半。當初進青銅門時,他確實是希望吳邪會在這十年裡找個女人過普通人的日子,但真正知道時,心裡卻是滿滿的鬱悶。

 

      胖子看兩人雙雙沉下的臉,表情倏地一轉,「天真他啊,守了十年的活寡啊!小哥他啊,一出門就先找你吳邪啊!你們要知道胖爺老了,最大的心願除了冥器就是喜酒啊哈哈哈哈哈──」

      胖子邊說邊溜出車廂,不忘隨手關門,只是那笑容說多賤有多賤,那笑聲說多囂張有多囂張。

      ──讓你倆十年前後都在閃瞎單身狗!

 

     「……靠!」吳邪扔出手邊的方便麵筷子,當然打不中胖子。

      旁邊,反應過來胖子惡作劇的張起靈抬手覆上吳邪的手背,感覺吳邪像觸電似的渾身一震卻沒甩開自己,黑眸添上笑意,薄唇湊近那個還死撐著不看自己的男人耳畔,「胖子為什麼說你守寡?」

 

       ──老子為毛守寡?草你媽個張起靈!

 

       幾乎條件反射的,吳邪轉頭扭腰伸手就要揪住張起靈衣領,後者微微向後一縮,抬手擋下。

 

      吳邪滿腦子只想好好教訓眼前這個明知故問的混蛋,雙手不依不撓的纏上,似乎不揪住張起靈衣襟誓不罷休,半個身子都往張起靈身上壓,張起靈背靠窗,兩手迅速握住那雙像蛇般朝自己脖子進攻的雙手手腕,再輕輕一拉,頓時將吳小佛爺抱了個滿懷。

      ──瘦了,但身手勉強及格。

 

      十年裡不要命換來的進步在張起靈面前宛如不存在的感覺令吳邪挫敗又氣憤,正想反擊,頭頂倏地一涼,那頂吳邪出發前特地費心找人訂做保證套上不掉的假髮讓張起靈扒了。

 

      吳邪僵了一僵,心裡知道什麼都瞞不過眼前這個人,忍不住閉上眼,全身重量盡數壓在張起靈懷裡。

      感覺對方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滑過自己光溜溜的腦袋,有些粗糙、有些麻癢,卻很舒服。

 

      張起靈的手一寸一寸的細細婆娑,彷彿在撫摸一件珍貴的雕刻玉器,吳邪緊閉著眼,覺得鼻腔隱隱又有酸意上湧,忍不住開口道:「就是顆光頭,你再摸也長不出蘑菇。」

 

      感覺張起靈胸腔微震,一聲輕笑自那人鼻間哼出,吳邪忍不住睜開眼,抬頭想看張起靈的表情,卻正巧迎上對方低頭的吻。

 

      微涼的掌心托著光滑的後腦,張起靈的吻從溫柔眷戀慢慢轉為索取,吳邪也不客氣的伸手摟住對方脖子,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與那人交纏,宛如交戰般在彼此口中侵略掃蕩,彷彿要將過去十年裡的渴望全數要回填滿。

 

      來不及吞下的銀絲淌過嘴角,他們急切廝磨啃咬著彼此的唇舌,黏膩的聲響與呼吸讓車廂溫度逐漸升高。

 

      相距不過一公分的唇,兩人鼻尖相碰。吳邪喘著,進步許多的肺活量還是跟不上張起靈,但明顯感覺張起靈呼吸間的頻率亦有所加快,吳邪挫敗之餘好歹感到有些安慰。

 

      黑眸倒映面前相距幾公分的眉眼。十年了,面前的這雙眼染上了滄桑與疲憊,深處猶存初見時的倔強,卻已沒有了純淨的天真。

 

      ──我欲用一生換你十年天真,你卻用十年奪回了我的後半人生。

 

     「久等了。」低沉的嗓音,一如初見。

 

      被歲月磨出細紋的眉眼開始顫抖,張起靈不難看出它的主人竭力想平復卻徒勞無功,最終眉心疊起了皺摺,水氣蔓延了眼眶卻不願落下。

 

     「跟我回家。」喉結滑過頸脖的橫疤,沙啞的聲線如是道。

 

    「好。」張起靈應道,吻上對方眉心。

 

    「張起靈,」吳邪睜開眼看著面前男人深邃沉穩的眼眸,十年前的吳小三爺可以憤恨的掉淚,十年後的吳小佛爺卻忘了怎麼哭,只能啞著聲音張口重複:「跟我回家。」

 

    「好。」張起靈不厭其煩的答應,細碎莊重的吻一個個落下,眼角眉梢、鼻頭唇畔,無一略過。

 

      吳邪仰起脖子,感覺張起靈的視線在那條猙獰的傷疤上停駐,竟有些緊張的嚥了口口水,隨即感受到那人的唇覆上那處輕吮,一下又一下,小心控制的力度透著疼惜。

      吳邪咬著唇,身體顫抖,眼眶發熱,胸腔內膨脹著什麼幾欲爆發卻遍尋不到出口,他壓抑發抖的聲線道:「小哥,我哭不出來。」

 

      張起靈抬眼掃過吳邪的臉,「沒事,我在。」

    「嗯。」

 

      有些粗暴的除去吳邪衣褲,張起靈動作熟練的親吻愛撫,十年的歲月沒有讓他忘掉這具身體的任一處敏感,唯一陌生的是那些新舊不一的傷疤。

      發丘郎將的手指沿著吳邪脊椎徐徐下滑,在吳邪腰窩裡打圈,吳邪同樣不客氣的半拉半扯掉張起靈上衣,底下的墨色麒麟十年如故,在蒼白的皮膚上踏火焚風。

      吳邪埋頭啃咬張起靈頸間與胸口,對方手指撫過的地方激起陣陣酥麻,自己的身體在這段分離的時間中並沒有忘卻張起靈的觸碰,甚至比以往更加有感覺。

      當張起靈的吻來到吳邪胸前,侵略的含住左胸乳首時,吳邪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後仰的頸脖拉出一道弧線,挺起胸膛彷彿要將自己最敏感脆弱的部分都獻給對方。

 

      酸澀發熱的眼眶視線迷離,吳邪隱約能看見張起靈的黑髮晃動,自己未經觸摸卻早已高高抬頭的下身頂著張起靈的腹部,膨大的頂端摩擦著對方精瘦的腹肌。張起靈扯開褲頭拉下拉鍊,讓兩人的火熱相碰,同時拉過吳邪的手握住兩人的柱體上下套弄。

      久違的小雞對大鵰。

      吳邪低吟一聲,認命的快速撸動兩人相依的下體,手裡感受著張起靈滾燙的溫度與脈動,眼前這個人才終於多出了幾分真實,張起靈的啃咬越加放肆,在吳邪身上每個傷疤處添上暗色吻痕。

 

      喉嚨壓抑著低喘與呻吟,吳邪舔拭著張起靈的手指,後者將自己沾滿唾液的手指探入吳邪正一下一下收縮的後穴。

 

    「張起靈。」吳邪蹙眉,忍著不適開口叫喚。

    「我在。」張起靈低應,昂首吻住吳邪。

 

      當後穴被粗大飽脹的填滿時,吳邪眼角終於滑下一滴淚珠,接著,再也止不住。

      在張起靈懷裡,那個光著頭、一身傷疤的裸體男人,緊緊摟著張起靈脖子,無聲的痛哭。

 

      在漫長的十年裡,第一次的哭泣。

 

      這一刻,他既不是吳小三爺也不是吳小佛爺,只是吳邪。

      張起靈的吳邪。

 

     張起靈默不作聲,雙臂將吳邪抱得更緊,靜靜親吻著對方頸脖的每一吋。

     他能感受到吳邪滾燙的淚水漫過肩背,能想像出對方緊咬著下唇卻忍不住淚流滿面的神情,還有那斷斷續續抽鼻子的聲響……

 

    「我回來了,吳邪。」低沉的嗓音如是道。

 

      ──我們,都回來了。

 

    「嗯……」哽咽的鼻音輕哼,他半睜開眼,將下巴靠上對方頸窩,雙手改攀住男人肩膀,輕輕的扭了扭腰。

      收到暗示的男人笑了笑,拉過吳邪雙腿環住自己腰身,緩緩挺動起來。

      重逢後的做愛,沒有激烈的乾柴烈火,也沒有操哭的你死我活,只是在火車的晃動與肉體的抽插廝磨中,他眼角帶著未乾的淚痕,他眼中蘊著深沉的情意,十年的時光在一次次進出撞擊中被抹平了所有不安與傷痛。

 

       幾次洩身過後,吳邪迷濛著靠在張起靈肩上,後者拉過他的手腕,舌尖舔過上頭的每一條灰白疤痕。

       吳邪由著他,雙眼倒映著男人的側臉,張口道:「小哥,歡迎回來。」

       他笑了笑,「好久不見。」微涼的吻印上吳邪勾起的嘴角。

 

 

 

 

      一個月後。

      杭州,吳山居。

 

     「小哥,動作快點,胖子快到了。」

      吳邪匆忙闔上行李箱扔到門邊,嘴不忘催促剛起床的張起靈。

      今天,是他們鐵三角約好出發去福建尋找雨仔參村落的日子。

 

     「吳邪。」張起靈平淡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咋了?」難得張起靈主動叫喚,吳邪狐疑的快步奔進浴室。

      張起靈站在鏡子前,慢慢的轉身面向吳邪,修長的手指拈起自己頸側的一根髮絲。

     「你看。」

      細軟的髮絲是從前不曾有過的灰白。

      吳邪睜大眼看著那根白髮,須臾,他們相視勾起笑容。

 

      ──下一個十年,我們一起慢慢變老。

      ──誰也別丟下誰。

 

 

 

 

 

 

 

 

 

 

天若有情天亦老,若問此生何所求

恩怨情仇一杯酒,與君相守共白頭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