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入冬。

從加入RFA至今也快一年了,當時的派對如期舉行後便再也沒有間斷,聊天室每天吵吵鬧鬧成為成員間的日常,唯一改變的或許只有兩件事——世瀾和流星成為了朋友,  MC走出Rika的公寓變成了崔太太。

 

冬天晨光總是醒的特別晚,然而這並不妨礙MC的規律生活,雖說是跟著兩位駭客同住,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作息不可廢,更別說家裡還有兩張嘴滿懷期待的等著投餵。

輕巧的鑽出八爪章魚崔世穎的臂彎,MC笑著在對方嘴角輕吻,隨後靜悄悄的關上房門,手指按上客廳觸控板,黃白交錯的燈光點亮一室溫暖,女孩看了看世瀾寂靜房門,微微一笑——看來兩兄弟昨晚是成功踩死線結案了呢。

 

簡單盥洗後,MC挽起長髮走入廚房,鍋碗細微的碰撞聲伴著冰箱的開關聲,沒一會兒法式吐司的香氣與培根煎蛋的滋滋聲自廚房傳出,穿插著女孩愉快輕哼的小調。

 

幽暗的房間內,網路上名聲赫赫的God Seven邊睡邊皺起了眉,連帶嘴角也微微下撇,像個孩子在找尋心愛的事物,雙手毫無方向的瞎摸,腦袋不知不覺便蹭到了MC的枕頭上。彷彿是聞到了安心的味道,他表情稍稍放鬆,下一刻卻猛地坐起。

門下的縫隙透進溫暖的光暈,長時間生活在黑暗裡的特務駭客眨眨眼,有一瞬間以為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好夢,真實的他還在地下堡壘裡被范德伍女士逼著沒日沒夜的工作。

直到鼻尖漫入早餐的香氣,他才真正清醒過來。

 

廚房裡的MC正在熱牛奶,準備在碗盤放置妥當後去將兩兄弟叫起,她看著鍋中冒著甜甜香氣的牛奶,想到等等世穎可能會出現的各種賴床撒嬌,嘴角忍不住勾起笑容。

女孩身後,一抹橘紅的人影緩緩靠近,她只感覺一雙手臂自身後摟緊了自己的腰,身體便落入了溫暖熟悉的懷抱,耳畔響起了雀躍的音調。

「喵~親愛的,今天早餐是什麼呢?」

將爐火關上,MC轉身回抱住撒嬌的橘毛大貓,笑嘻嘻的道:「是培根煎蛋還有法式吐司唷喵~」

大貓將腦袋蹭上女孩肩窩,不依不撓繼續道:「那有沒有早起的獎勵呢喵?」

MC一手揉著大貓亂翹的橘色髮絲,一手撈過旁邊的小碗,彷彿是獻出寶物般的道:「有的喵!是MC特製水果沙拉喲喵~」

「好吃好吃~是Seven貓喜歡的食物喵~」

將沙拉放回桌上,MC抱著面前還不肯撒手的青年,手掌一下下輕撫著對方後頸與背部,「做夢了嗎?」

「……嗯。」

聽著那悶悶的聲音自肩窩傳來,MC微微一笑,眼中有些心疼,她踮起腳,將下巴靠上對方肩膀,學著對方磨蹭了下腦袋,「夢見什麼了?」

大貓慢吞吞的將腦袋拔起,低著頭道:「我……以為……你不見了……」

更確實的說,我以為妳和世瀾只是我想像出來的一場美夢……

MC伸手撥開對方蓋著雙眼的瀏海,笑著望進對方帶著小小鬱悶與委屈的眼中,「那現在醒了嗎?」

「……還沒。」

「這樣的話……只好讓英勇的女騎士來給睡王子一個早安吻嘍。」

明亮的金黃眼眸滿足的微瞇,他閉上眼主動加深了這個吻。而他的親吻方式,與其說溫柔認真,不如說是虔誠。

懷裡抱著的人從來就不是什麼騎士,她是上帝派來的天使,只屬於他崔世穎的天使。

 

當食物以剛剛好的熱度放入盤中時,世穎也成功將世瀾拖出了房間,後者嘴裡喊著走開別碰我,身體卻老老實實的任由世穎推著走入盥洗室。

看著世穎投向自己的驕傲眼神,MC回以一記燦笑與大大的飛吻作為獎勵,反倒讓世穎抓著腦袋紅了耳根。

MC笑的更歡了,趕在世穎奔過來搔癢報仇前將熱牛奶放置在桌上,隨即便想閃身竄入房內,可惜中途被世穎成功撲進沙發。

在一番爭鬥與大笑討饒以及無言觀賞後,三人才終於各自坐下用餐。

用餐時世穎依舊維持著他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三不五時就跟世瀾交換一下盤子裡的食物,氣得後者差點一口吞了他的MC特製沙拉,儘管最後只剩兩顆草莓,但在MC的親手投餵下,世穎哭唧喞的表情裡仍透出一股隱隱的滿足。

今年冬天的崔家早晨好不熱鬧。

 

MC化好妝、換上外出服後,她望著鏡子,輕吻了下手上的婚戒——這是她婚後養成的習慣,說不上原因,只是每次這樣做之後,內心就會產生一切都會順順利利的念頭。

出門上班前,世穎甩著濕搭搭的手撲到門邊,「MC~!不要不要不要走~~」

「很快很快很快回來~」MC笑著說出每天必定上演的台詞。

MC~妳什麼時候才要乖乖讓我養~」

「等我厭煩工作的那一天,乖~」

「那你什麼時候才會厭煩工作?」世穎拋出了與往常不一樣的問題。

「這個嘛~」女孩眼珠轉了轉,手指跟著動,連帶世穎貓的眼睛也跟著轉,「是~秘密~」

望著點上自己鼻頭的手指,世穎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他知道MC最捨不得他露出這種表情,然而他還來不及開口便讓黑著臉的世瀾給掐住了後頸,準備強行抓回廚房繼續洗碗。

青年一邊任由自家弟弟拖行,一邊十八相送的喊:「MC~一定要準時回來喔~」

女孩笑著揮手,「好,一定。」

「還要每小時傳簡訊喔~」

女孩揚起的嘴角微抽,「這個無法保證。」

MC~~」

默默關上門,順便將那軟軟綿長的聲音隔絕,MC無奈的笑了笑。

這樣的生活,很好。

而且一定會越來越好。

 

昨天半夜交了案子,崔家兄弟今天基本上算是放假,於是洗完碗後世瀾便溜回房間做他自己的事,

世穎在世瀾門外鬧了一陣子發現弟弟鐵了心不想出來,連冰淇淋都拐不了,只好也縮回房間睡回籠覺,期間不忘設定鬧鐘每小時睜開眼傳訊息給MC,對方大約回了八成的簡訊,看來今天手頭不忙,應該真的能夠準時下班。

直到中餐時間,世穎從冰箱拿出MC早上一並做好的三明治,名正言順的將弟弟從房內挖出來吃飯,吃完後不忘使出各種手段將人留在客廳打遊戲。

世瀾前半段還興致缺缺,然而在幾次敗北後也忍不住卯起來認真,兄弟倆一玩就是一下午。

 

辦公室裡,MC正疑惑怎麼今天下午手機異常安靜,偷空上了聊天室才發現世穎傳上去的照片,照片裡有兩雙手、分別拿著遙控,前方則是超大螢幕與遊戲對戰畫面。

真是無論幾歲都像孩子,MC失笑,不過這款新上市的遊戲自己也挺想玩的,但想想肯定玩不過崔家天才兄弟,還是留著等流星或其他成員來再說吧,只是到時候肯定又有人要哇哇哇各種抗議吃醋了噗哈哈……

MC努力忍著不笑出聲,心想回家路上買點熱騰騰的鯛魚燒回去當點心,世穎肯定會很高興,世瀾嘛,或許不會有太明顯的表情,但一定會乖乖坐好等開動。

想著想著,MC工作起來似乎更有動力,力求準時下班!

 

掐著整點打卡,MC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出公司,可惜沒走兩步天空突如其來一陣暴雨,逼的她不得不先走進附近的便利商店避雨。

望著外頭不見縮小的雨勢,MC鬱悶的掏出手機發送簡訊,告訴那個在家裡等的人自己恐怕要失約了。

然而訊息還沒打完,眼角餘光闖入一抹熟悉的白影,她低頭定睛一看,竟是應該在家裡的機器貓!

外型頗似伊莉的機器貓在MC腳邊轉了一圈,熟悉的聲音從機器貓口中響起:「老婆辛苦了~我來接妳回家囉喵~」

MC抬頭,只見世穎就在不遠處站著,穿著厚外套、頭上帶著貓咪造型的毛帽、手裡拿著傘,雨珠在他腳邊匯集,外面再陰暗的天空也不影響他嘴角和眼中的笑意,那表情彷彿再說——God Seven給你的專屬surprise~!

幾秒的錯愕後,MC彎下腰,出聲制止了要繼續重複我愛你的機器貓。

抱著貓,女孩臉上滿是抑不住的笑意,鞋跟敲擊著地板,她開心地快步走向臉頰微紅的青年,毫不猶豫的撲進方懷裡。

 

便利店前不方便臨停,所以世穎把車停在附近不遠處。

他在瀑布雨中盡量將傘往旁邊的女孩靠去,捨不得她被半滴雨珠打濕,MC看著世穎濕掉的半邊肩膀,倏地停下腳步。

「嗯?」雖然搞不懂自家夫人的腦迴路,但世穎還是配合的停下腳步。

「你別動喔。」MC笑道,拉下世穎半開的外套拉鍊,隨後轉身背對他,小小的身子一下便鑽入世穎的胸口。

寬大的外套足以讓MC將一只手臂穿入袖子與世穎的相貼,後者意會後忍不住發笑,配合的讓MC將自己連同外套一並穿上。

「好了,我們走吧!」MC拉上外套拉鍊,仰頭朝世穎笑道。

「遵命,隊長。」

寬大的手心覆上小小的手背,他環抱著懷裡的人,傾盆大雨的路上早已沒了人煙,他們模樣滑稽的緩慢行走,明黃色的雨傘下體溫相貼、心跳相偎。

 

回家路上,MC不忘讓世穎中途停車,只見她撐著雨傘小跑向鯛魚燒店,沒一會兒便抱著紙袋重新鑽進車內,熱騰騰的鯛魚燒被她小心包裹在大衣內,微微冒著熱氣。

MC朝世穎笑笑,後者忍不住吻上她的嘴角,「世瀾一定會很開心的。」

「裡面也有你的份唷,親愛的崔先生。」

「當然~MC最好了~」

「哪裡哪裡~全托God Seven的福~」

花俏的超跑行駛在路上,朝著名為家的方向。

 

週末前的夜晚,是戀人的不眠夜,充滿粉紅泡泡的臭酸味。

MC從浴室泡澡出來,正在擦頭髮,冷不防被人從身後抵上牆,有鑒於崔先生家的銅牆鐵壁,MC毫不害怕的放鬆了身體,任由對方的手掌探入自己的小背心,緩慢揉搓著胸前的柔軟。

世穎將膝蓋卡入MC腿間,大腿隔著布料磨蹭對方腿根處的嬌嫩。

感覺世穎將下巴靠在自己肩上,與緩慢挑逗的動作不同,有些急促的呼吸出賣了對方此刻的心情,MC勾起嘴角,反手撫上對方側臉,斜挑著眼道:「今晚想來點什麼呢?親愛的崔先生。」

下一刻,女孩便被拋上柔軟的大床,青年半跨坐地箍住她的細腰,手指揉搓著她的下唇,少了眼鏡的遮擋,那雙蜜色眼眸中的邪魅更熾,帶著驚心動魄的勾人與危險。

MC半點也不想逃,主動地伸出雙臂勾上對方頸脖。

天使的獻吻為夜晚拉開序幕。

 

月色皎潔,睡飽吃好的世穎就像精力旺盛的黑豹,將綿軟溫順的獵物狠狠的折騰,卻也細細的親吻,哪怕對方纖細白皙的身子上早已充滿了自己的印記與氣味,依舊貪婪的想要更多。

MC的呻吟早已沙啞,房間被世穎特別加裝隔音,她溫柔熱情的回應,為所愛的人敞開自己,用一切行動告訴對方自己樂於接納各種模樣的他。

 

長時間的間歇性劇烈運動後,世穎抱著幾乎使不上力的女孩,望著對方身上吻痕與齒印,紫紅與青黃交錯,不禁有些後悔,心疼的看著懷裡的人,像做錯事的孩子般輕聲道:「MC,對不起,我今晚有點失控了……妳、妳還好嗎?想不想洗澡?我幫妳……」

MC抬眼,看到對方眼中明顯的自責,她心裡低嘆,抬起軟軟的手臂擁住對方,修剪整齊的指甲輕輕搔刮過世穎背部,那裡交錯著因情事留下的兩、三道紅痕。

「沒關係,如果是你,做什麼都沒關係的。」

沙啞的話音剛落,MC隨即看見自己面前的人臉上迅速爬滿了紅霞,與方才的模樣判若兩人,卻也無比熟悉,活生生變回兩人剛談戀愛時的崔世穎。

「妳、妳……」

天才的大腦因她的一句話瞬間當機,隨著MC噗哧一笑,崔世穎宣告投降。

他懊惱的將鼻子埋進MC髮頂,後者嗅著他胸口的汗味,輕柔的笑聲不斷,他無奈的闔上眼,悶聲道:「MC,你真的不後悔選擇我嗎?」

她選擇RFA裡隨便一位男性,甚至是某女性秘書都比選自己來的正常安全,MC不是沒有選擇,但卻偏偏執拗的靠向了自己……

要不是身體沒力,崔太太MC真想揍他家崔先生世穎一拳,怎麼有人婚後還在問這種問題呢,但反過來想,世穎自幼缺少安全感,反覆確認對他來說是不受控制的本能。

半撐起痠疼的身體,MC握住世穎準備扶住自己的手,她輕輕閉上眼,將有些紅腫的唇吻上對方指節上的婚戒。

Of course, you are my lucky seven, my Dear Mr. Choi.

女孩此刻低啞的嗓音是 God Seven的天籟,他手臂有些顫抖,將懷中說完就枕著自己沉沉睡著的人擁得更緊。

You are my angel, Mrs. Choi.

宛如呼吸般微弱的聲音振盪著空氣,睡著的MC稍稍彎起嘴角。

 

今夜,願我們都有一場好夢。

 

 

 

========================================

中秋快樂,我依然在盜墓坑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