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那天夜半,風雨依然猛烈,神田懷中傳來一陣細微的騷動。
  「唔……嘶!」纖長的睫毛輕顫,一雙銀白點亮夜色。
  「……醒了?」聽見懷中細微的痛呼,神田半睜著眼,垂首凝視蹙眉的亞連。
  「嗯……優──嗚!」身體怎麼一動就犯疼啊……
  「笨蛋!誰讓你亂動了!」忍不住唸了句。心下明白亞連口渴,於是便起身讓對方半靠在自己胸口,一手拿過旁邊微涼的茶水倒入口中,以自身體溫將水含溫後再哺入亞連口中。
  後者壓根兒沒料到對方的心思,望著那張熟悉臉龐在眼前逐漸放大,腦中頓時一片空白!直到溫水渡進口中,潤過喉頭才回神,霎時紅透了小臉。
  黑眸帶著笑意悠哉地望著那雙銀眸游移不定、視線不知該往哪兒擺才好的模樣,忍不住興起欺負的念頭。
  舌尖舔過有些乾燥的唇瓣,滿意的感受對方毫不掩飾的青澀反應,隨後探入微開的口中,誘導不知所措的小舌隨之舞動,對方口中的甘美與完全契合的四唇,令神田忍不住沉溺深陷、渴望更多。情感交會瞬間的美好,即便是初嚐滋味的亞連,也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不想放開。
  隨著神田帶有挑逗意味的吻移動到精緻的耳廓啃咬,亞連體內竄過一陣顫慄,彷彿有什麼東西即將破繭而出,一股難耐的悸動溢滿心頭。

  「優哥哥……」來自靈魂的呼喚,如此動人心魂。
  「都長成豆芽菜了,還不換稱呼啊?」戲謔地在對方紅透的耳畔吐氣。
  「那、那要換成什麼?」從未被人如此對待,平時靈敏的腦袋登時傻了,只能吶吶地瞬著對方的話反問。
  「名字,我想聽。」
  「呃……優……」有些不自在的小聲低喚,銀眸怯怯地偷覷對方的反應。
  「乖孩子,大聲一點。」低啞的嗓音循循善誘。
  「嗯……優……」隨著如銀鈴般清脆的呼喊,神田俯首,著迷地輕啃微開領口下裸露的雪白肩頭。
  奇異的陌生感受隨著神田的吻在體內翻騰,當那吻來到鎖骨時,亞連下意識偏頭,卻因此扯痛頸部的傷口,忍不住低呼。
  驀然,神田身體一僵,黑眸頓時找回冷靜──該死的!他在做什麼!豆芽菜的身體現在根本無法承受!
  不自然的將亞連衣領拉好,神田輕輕在滿臉迷惑的人兒額上印下一吻:「待著別動。」

  墨黑的身影頗為無奈地走出房間並開上房門,努力平息體內躁動的欲望,黑眸裡盡是複雜的情緒。

  嘖!克勞斯那傢伙這幾年到底是怎麼把小豆芽養大的,光一個眼神就足以讓人動搖心魄!真是──

  房內,亞連尚未回神,只覺方才的神田有些怪異。倏地,白皙臉孔略過一抹陰影,雪色眼眸痛苦的瞇起,線條優美的唇頃刻蒼白的嚇人。
  「嗚!哈……咳咳!優……」下意識環住發冷的身體,口裡細聲呼喚著令人安心的名字,白髮少年掙扎想向門口走去,但此刻身體只能無意識的墜落──

  門外,神田心頭一悸,回身拉開房門的同時,映入眼中的,是渾身癱軟、趴倒在地的白髮少年。
  剛經歷一場戰役的眾人上未退去警覺,哪怕是一點聲響也會立即武裝戒備。隨著腳步和人聲倉促響起,亞連寒毒發作的消息也隨之傳入眾人耳中。

 

  時間拉回三天後的現在。

  神田自從亞連發作昏迷後,原先冰冷的面孔更顯得陰晴不定,無處發洩的情緒彷彿隨時會爆發,偏偏這個時候最了解狀況的克勞斯和伯爵卻不見人影,只留下苦思藥方的利娜莉和莫發愁。
  「咳、亞連……現在怎麼樣了?」門被打開,科穆伊拖著虛弱的身體步入。
  「哥哥!」利娜莉攙扶著自家哥哥來到亞連床前,玉指細細地替亞連把脈:「還是很虛弱,而且他體內有股力量正順著筋脈遊走亂竄,有逐漸增強的趨勢。」
  「……克勞斯之前不是有叫亞連去魯貝利亞那兒取回一樣東西嗎?東西在哪?」眉頭緊蹙,科穆伊轉向拉比問道。
  「啊,你說那個金葫蘆嗎?東西應該在克勞斯手上吧。怎麼?難道那是解藥?」是的話克勞斯早該給亞連服下了,別看那傢伙老是滿口笨徒弟笨徒弟的罵,終歸是向著亞連的。
  「那裏頭裝的是金蠶王。據說金蠶蠱是七大蠱毒之首,相對的,由金蠶蠱加以煉化出來的金蠶王,是唯一能解各種蠱毒的秘藥。」科穆伊接過利娜莉的來的外褂繼續道:「魯貝利亞不是笨蛋,研究蠱毒不可能不自備解藥以防萬一,所以我才問東西去處。」
  「……我去找。在我回來前給我好好顧著豆芽菜。」神田二話不說起身。
  「慢著!神田。很遺憾,科穆伊剛才說的方法行不通。」剛從門外進來的莫攔下神田:「金蠶王已經讓天皇服用了。金蠶蟲本身罕見,要煉成蠱更需花上幾十年,更別提要將金蠶蠱加以煉化成金蠶王有多費時,亞連奪回來的那個應該是沃克一族幾世代以前就開始煉製的,如今要想再找,恐怕是希望渺茫。」莫緩緩的低下頭,眼中盡是陰鬱。

  好不容易抓住的一線希望破滅,神田忍不住一拳砸向牆壁,黑瞳內盡是苦楚憤恨。
  怎麼自己就什麼事也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豆芽菜受苦,既不能替他承受也無法救回他……

  「利娜莉,妳之前替亞連配出的琉璃丹可以抑制蠱毒,不如將那個藥性加重試試看。」蘿特想起之前亞連替神田治療的事,提議道。
  「不行。琉璃丹是以炙熱的藥性來抵禦亞連體內的寒毒,但他現在的身體太虛弱,根本承受不住一冰一火的藥力在體內發作……他能撐到現在都已經是奇蹟了……」
  「奇怪,亞連的病之前有好一陣子沒發作了,怎麼現在又──」
  「這就要問你們啦~孩子們。」熟悉的滑稽語調打斷拉比未完的話。

  「伯爵!」
  「千年公!」

  「阿哈!我回來囉孩子們~」肥胖的身驅有些勉強地擠入門內,身後跟著優雅淑女的露露貝爾。
  「唉呀~小神田,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千年公!」伯爵話還沒說完便被撲上來的蘿特打斷。
  「千年公你快點想辦法救亞連啦!都昏迷兩天了怎麼辦啦!」向來刁鑽古怪的女孩忍不住哇哇大叫。
  儘管剛才因為處理腦後禿的事情煩得要命,現在又被蘿特搞得耳鳴陣陣,但畢竟是自己第一個收養又一路看到大的孩子,千年伯爵嘻笑不減,任憑蘿特掛在自個兒頸脖上。

  「啊啊──真是吵死了!」慵懶的聲音自伯爵肥胖的身軀後傳出。
  「一回來就不得安寧還真讓人不爽。」隨著聲音,熟悉的紅髮與招牌半邊面具映入眾人眼中。


------------------------------------------------------------------------------------------------
感謝蚊子大大和紫色的羽翼大大送的禮物~
雖然人家很久沒來放文(還敢說?!),不過你們的禮物和留言我真的都有看到唷!!

最近真的事情好多好多,又要面臨期中考,實在是泥菩薩過江沒辦法ˊˋ
對於有在等文的各位大大真的很對不起(下跪磕頭謝罪
是說人家的大學生活不知為何一年比一年忙碌......囧
加上我又不小心選到大三才要修的總體經濟學(本人大二= =),完全不知道老師在上啥米碗糕,整個壓力很大啊(癱
不過一切都會好的,因為我之前煩惱多時的英文報告已經搞定,接下來只要等期中考完我又會是一條好漢這樣XDDDDD
真的很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我都有用心電感應(?)收到唷~ˇˇ(飛吻

感謝點閱、支持、票票~(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