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諾亞基地外,不祥的烏雲和新月之夜的漆黑融為一體,狂風呼嘯,雨如槍彈,家家戶戶門窗緊閉,人們因恐懼而沉默,一場醞釀已久的風暴正在皇城上方盤旋發威。

  「……對於一個研究者來說,一份失落已久的秘密文獻真的非常吸引人,那股力量大到足以令人違背良心也在所不惜……」縱然尾音漸弱,但科穆伊話語在寂靜的大廳中仍顯得分外清晰──「亞連,我很抱歉。」
  「……你以前一直都是在演戲,是嗎?科穆伊先生。」銀眸看著科穆伊,沒有怨恨,只有哀傷。
  「其實科穆伊他自從得知魯貝利亞抓到你後,便極力和克勞斯取得連繫救你出來,同時也一併加入斷罪樓。只是沒想到,這段過去居然會被魯貝利亞拿來利用。你是害怕讓利娜莉知道吧?」鬆開箝制,老書人平靜的說。
  「這麼重要的事情老熊貓你居然都沒跟我提起過!」身為書人接班者的拉比很是不滿。
  「臭小子,這種事能用說的嗎!你怎麼就不會自己去翻翻我平常記綠的本子來瞧瞧?」
  「……好歹也要給點提示嘛……」好嘛,他承認他之前的確對於老熊貓作的年代記錄沒啥興趣,但這麼重要的事居然就這樣一聲不吭的,也未免太不夠意思了吧!
  「我一個當哥哥的人,再怎麼樣也無法對和自己妹妹年記相當的孩子見死不救,況且,魯貝利亞當時的行為已經完全偏離常軌,只恨我沒法阻止他們對你的所作所為並摧毀文獻,不然也不會演變至今日這般難看的局面──」鏡片後的眼望著自家妹妹,帶著懊悔與歉意。
  「你若真有悔意就該以死謝罪。」冷淡的聲音帶著尖銳苛毒的批判,神田眼中透著輕蔑與不屑。光是想到小豆芽當年受了多少苦,如今又被如何百般折磨,而幫兇就在自己眼前,真恨不得讓對方也嚐嚐小豆芽所受的萬倍痛苦!
  「……你們這些該死的說謊者……你們不但背叛蕾妮,還間接殺了她!」
  「你給我安分點!混帳!」「你還不能動──嗚!」亞連努力想阻止魯貝利亞起身,可原本就虛弱不已卻被主人硬是運氣救人的身體已達極限,喉頭驀然湧出一股腥甜,艷紅登時自口中噴出──

  「豆芽菜!?」

  趁著神田分心,魯貝利亞迅速將袖口處暗藏的粉末吞入口中。

 

  天皇床榻旁。
  「哼!那種垃圾果然就該早早除掉!光會玩這種不入流的手段。」紅髮男人唇上叼著菸,將手中的金葫蘆納入懷中。拉開門扉,克勞斯天下太平般地對天皇身邊的侍從說道:「過一會兒自然就會醒了。」揮揮手便瀟灑走人。
  嘖嘖!被那混帳擺了一道!他早該想到對方會對天皇下手的!

 

  神田一手將亞連摟在胸前,黑眸冷冷一瞥,毫不猶豫直接以六幻貫穿魯貝利亞心臟,但後者沒有該有的痛苦慘叫,只是歇斯底里的一陣狂笑。
  「你是殺不了我的,就算要死,我也要你們全部一起陪葬!包括那狗屁天皇──」「你說誰要跟你一起死啊?可悲的混帳!」隨著悠閒到欠打的嗓音,紅髮男人咧著笑容出現──
  「克勞斯?!」
  「嘻嘻~居然活著回來了~」
  「軟趴趴的模樣還真適合你啊,千年老不死。」吸了口菸,克勞斯稍稍瞄了一眼便大略掌握狀況:「說你笨你還真的就這樣給我笨下去了阿笨徒弟!」
  「師傅……」
  「我才沒有你這種笨到去救自己敵人的笨徒弟!臭小鬼,帶我那笨徒弟閃遠一點,這傢伙現在變得很麻煩。」下巴點了點魯貝利亞的方向,眼睛卻是盯著神田。
  「……切!」儘管萬般不願聽眼前人的命令,但魯貝利亞現在的情況的確很不對勁,感覺就好像是──
  「快點離開、咳!」輕拍神田的胸膛,亞連痛苦皺起眉,體內逐漸湧現熟悉到恐懼的寒冷,但尚未影響亞連的判斷力:「他剛才八成是把屍儡蠱吞下去了,那種蟲能逼迫瀕死之人對周圍做出無差別攻擊、你快走!」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亞連咬牙道。
  「豆芽?!」懷中傳來抗拒的力道。
  「我留下來阻止他,大家先──」「想都別想笨蛋豆芽菜!」打斷人兒未完的話,神田死命摟緊懷中的細瘦身軀。明明連站起來都做不到了還要逞強,這豆芽菜究竟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要是沒人阻止的話,他真的會死的!」銀眸著急的泛出淚光。
  「那也是他自作自受!」黑眸中的冰冷狠狠刺入銀眸。

  對峙中的兩人登時忘了眼前即將面臨的危險,直到利娜莉一聲驚呼:「小心──!!」

  魯貝利亞一記重拳眼看就要打在亞連背上,驀然一道黑影自一旁衝出──
  「科穆伊?!」
  「哥哥──!」

  伴隨驚呼,科穆伊胸口紮實地承受下那一拳,口吐鮮血!

  「……科穆伊先生──!!」銀眸滿是不可置信的驚慌!
  「……亞連,我真的、很抱歉……」聲音漸趨微弱,想必胸肺傷得不輕。
  「我沒有怪你啊科穆伊先生、我……」眼淚忍不住盈滿眼眶。
  「還不快走!」克勞斯一把架起科穆伊:「剛才就叫你閃遠點了!回去給我把人好好治療聽懂沒笨徒弟!」

  隨著魯貝利亞另一記重拳落在柱子和牆壁上,整座諾亞基地頓時少了一處支撐點,天花板搖搖欲墜,隨時有塌陷的危險!

  「亞連、阿優!......該死的!這老傢伙有完沒完!」拉比狠狠的啐了口。
  「小兔子,該走了!」捉住意欲衝上前戰鬥的橘髮少年,帝奇直接將人扛上肩。
  「什──放開我!帝奇!我──」
  「你要衝過去教訓那老傢伙一頓替少年出氣,對吧?」琥珀眼眸了然地望向翡翠:「跟那種怪物戰鬥只會落得陪葬的下場。少年就是明白你的心意才叫我們趕快離開,況且有神田在,少年不會出事的。」
  「別解釋了,快上去地面!」露露貝爾扶著千年伯爵,氣急敗壞的催促。

  神田當機立斷一記手刀落在亞連後頸。緊抱起昏厥的人兒,神田最後看了一眼面前的景像──
  那名昔日容光煥發的冷峻男人,此刻失去焦距和意識的雙眸泛著血色紅光,垂死的身體毫無規則地攻擊周遭,將眼前的一切事物破壞殆盡!

  「優君!」
  「亞連!」

  隨著迪耶特和蘿特的呼喊,神田轉身跟上克勞斯的腳步,衝入一片漆黑的通道。

 

------------------------------------------------------------------------------------------------------------
以下為作者廢話+發洩,敬請無視= =

假面的詠嘆/命運的分歧
在世界的巨大洪流中/無奈不甘的承認
無能為力的細沙終究只能隨波逐流/在無人能見的水中兀自低泣


感謝點閱、支持、票票~(鞠躬
看見萬聖節糖果才開始想要不要敲賀文XDDDD(被巴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