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早在明治天皇即位以前,日本還在鎖國時代,朝政分做兩派,其中一派便是由魯貝利亞、艾普斯泰尼和從幾個世紀前自中國來此定居的張家主導,三家關係相當緊密。由於上一輩同為政治要角,想法主張近似,所以儘管年齡有差距,孩子們仍是玩在一塊兒,不時彼此拜訪。

  「莫?」一名長髮小少女在張家大門邊探頭探腦的。「蕾妮,我在這邊啦。」另一個男孩的身影自假山後出現,食指豎在唇前比出噤聲,同時壓低聲音,似乎在躲避什麼。
  小少女小心翼翼的左顧右盼,確定周圍沒人後才跟著鑽入假山後:「欸欸,為什麼我們要躲起來啊?」「不是『我們』,只有我要躲啦!」褐髮男孩一臉煩躁。
  「你沒聽到我在問原因喔?」白了男孩一眼,小少女一臉興致勃勃,彷彿期待有什麼好玩的事發生。
  「唉,魯貝利亞叔叔在裡面啦。妳又不是不知道,那老頭每次都抓著我陪他下棋,不然就是要我跟瑪耳歌姆做辯論賽,討厭死了!」雙手交疊在腦後,男孩隨意地翹腳躺下,口中不知何時叼了根青草。
  「哈,你是怕輸給馬耳歌姆吧!」「才不是咧!」「一定是~」「我說了不是!」「你就是!」「我──」
  「我找到你了!莫!」隨著童音,一隻小手瞬間揪住莫的衣襟。「芙!?」後者被突然冒出的女孩嚇得彈坐起身。
  「午安,蕾妮。」女孩笑著向小少女打招呼,但面對莫時卻又扳起一副凶巴巴的臉:「魯貝利亞叔叔和張叔叔到處在找你,你居然給我躲在這悠閒!」「不要這麼大聲好不好!兇巴婆,小心以後沒人要!」「你這少年禿頭的傢伙才沒人要哩!」「我才沒禿!」「你明明就有!」「我沒有!」
  長髮小少女笑瞇瞇的看著眼前吵得天翻地覆的同伴,沒有阻止的意思。畢竟芙跟他們不一樣,芙是被她的父母賣來張家的。莫的父親可憐這女孩子,所以讓她就跟在莫身邊當陪讀兼照顧莫的起居,沒想到芙聰明伶俐,到最後莫的父親幾乎是將她當做自己女兒一般疼愛。可芙自有分寸,從不逾矩,只有和他們單獨在一塊兒時才會和莫拌拌嘴,露出這個年紀該有的模樣。

  「原來你們都在這裡啊。」另一把較微低沉的男聲響起。「午安,瑪耳歌姆。」蕾妮溫和的向一名和自己年紀相當的小少年招呼道。
  「看!人家都找來了還不趕快跟我回去,禿子!」「就跟妳說了我不要回去!還有我沒禿頭!沒人要的兇巴婆!」
  「我帶了一些甜點出來,要吃嗎?」無視一旁再度開戰的兩人,魯貝利亞將手中的紙包打開,遞向長髮小少女。
  「啊!好詐!為什麼只有蕾妮有!我也要!」眼尖的瞄到紙包內的甜品,莫伸手便搶。「欸!你很粗魯耶!」蕾妮趕忙護住差點打翻的甜點,同時不忘責備道。「不要以為什麼都可以用搶的啦,禿子!」「我帶了很多,可以一起分。」「我要大塊的!」「你吃越大塊禿頭面積就會越大我告訴你!」「我沒禿啦!」
  「你們不能安分一點嗎……」小少年蹙眉扶額,一臉忍耐的模樣。「看來這似乎很困難啊。」小少女呵呵一笑。

  也許,早在那時候,有些東西就已經開始悄悄發酵也說不定,只是那時的他們太年輕,所以誰都不曾料想到,未來的某一天……習以為常的一切將會成為永不再現的過去……

  「幾年後的某一天,我們突然得知天皇要賜婚魯貝利亞和艾普斯泰尼兩家。那天半夜,蕾妮突然跑來找我和芙,說她不要這種政治聯姻,但那時我已經知道瑪耳歌姆喜歡蕾妮,所以和芙一起勸她,可她怎麼樣也說不聽,最後她在婚前失蹤,只留下這幅畫,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莫語帶憂傷。

  「這件事在皇城內鬧的很大,天皇甚至下令通緝蕾妮‧艾普斯泰尼,可是她就像人間蒸發似的,毫無音訊。直到幾個月後,蕾妮‧艾普斯泰尼突然出現在皇城,同時向她的父親提出要求,要私見天皇,當面請罪。想然當爾,憑艾普斯泰尼家族在朝中的人脈和勢力,這點要求當然是有方法辦到的,只是沒想到,蕾妮‧艾普斯泰尼此行一去,卻是早有預謀。」迪耶特緩緩說道。
  「你也知道這件事!?」神田的黑眸很是不悅,直直盯著自家父親。
  後者微微點頭,繼續道:「蕾妮‧艾普斯泰尼在天皇酒中下蠱,企圖暗殺,卻被一旁眼尖的人發現,蕾妮‧艾普斯泰尼眼見計劃不成,憤而刺殺阻止她的人。最後,她被處以酷刑,在一座地牢內讓火焰慢慢、活生生的烤成白灰。」

  「……她是被冤枉的、咳──」魯貝利亞痛苦的咬牙道,一口鮮血順勢噴出。

  「……瑪耳歌姆一直認為蕾妮是無辜的,況且,在蕾妮死後不久,坊間便有傳言,說她失蹤的那幾個月,有人在遠方一處偏僻的山林中見過她進出某間宅邸,那便是沃克一族的住處。」朱爺望著昔日的學生,蒼老的眼神帶著無比的沉重痛惜:「瑪耳歌姆藉著查禁蠱毒巫術之名前往沃克一族的住處,最後的結果,就如同你們知道的那樣。」

  「……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是沃克一族教唆蕾妮‧艾普斯泰尼進行暗殺?」皺眉,拉比提出疑點。

  「對於瑪耳歌姆來說,光憑在沃克一族住處搜索到的秘密文獻便足以構成他們教唆蕾妮的證據了。」莫眼中有著深深的痛苦:「你沒有和蕾妮相處過,你不知道她本來是個多麼善良溫柔的女孩,若不是親眼見到,絕對不會有人相信她會做出這種事──」話未盡,便被魯貝利亞揪住衣領。「咳!你、你當時在場!?為什麼?為什麼不阻止他們?你明明也相信蕾妮──嗚!」原本就是憑著最後一絲力氣撲向前去,失血過多的身體早已無法繼續負荷,頓時癱軟在地,唯有那雙眼睛仍固執而瘋狂的盯著莫。

  「豆芽菜你想幹什麼!」發覺懷裡的人兒居然打算主動向魯貝亞接近,神田幾乎是警告性的低吼。
  「我沒辦法這樣眼睜睜的坐視不管!」扳開神田緊抓自己手臂的大掌,亞連扶正魯貝利亞染滿血跡的身體,運氣替對方護住心脈,隨後藉著現有的衣服布料做粗淺的包紮。

  「……亞連‧沃克……」「請不要說話,會讓傷勢加重的。」

  銳利的眼睛很是複雜的望著面前的白髮少年,眾人也因少年的舉動而愣住,唯有從小和亞連一同長大的拉比和利娜莉等人會心一笑──固執地堅持理念卻又善良到不可思議,這才是他們認識的亞連哪。

  默默抽出六幻,神田將刀尖對準魯貝利亞的心臟:「敢耍花樣就殺了你。」冰寒的語調和冷酷的眼神訴說著死亡,卻沒有進一步動作。
  銀眸帶著歉意與感激,正想開口,卻被打斷──「嘖!豆芽菜要幹嘛就快點,我暫時看不見。」冷哼一聲,神田 優高度懷疑自家豆芽菜到底是如何活到現在的!天真到人神共憤的笨蛋,從小到大真是死性不改,偏偏每次到最後總是自己該死的依了他……

  「我不是不想救蕾妮,而是救不了……」尾音漸弱,訴說主人的無奈與悲傷。
  「因為當年發現蕾妮意圖在天皇酒中下蠱的人就是莫。」始終保持沉默的科穆伊緩緩開口。
  「哥哥?!」利娜莉頗是驚訝的望向自家兄長,後者只是淡淡盯著魯貝利亞。
  「老實說,我以前曾秘密在魯貝利亞家族底下做科學研究,也因此結識莫。後來我在偶然之下奉命替天皇設計住處所需設備和防衛功能,因而有權力進出宮內。當年在場的人不只有莫,還有我和克勞斯,我們都親眼看見蕾妮‧艾普斯泰尼企圖下蠱毒殺天皇。」在鏡片反光下,科穆伊的神情令人看不透。
  「在蕾妮回來後,我和芙就發現她有些許地方很不對勁,於是便暗中留意,並且偷偷尾隨她覲見天皇。蕾妮本來應該殺了我才對,在最危急的時刻,芙卻衝出來成了我的替死鬼。」莫笑得哀淒。
  「莫先生……」銀眸倒映面前不斷流淚的男人,添了幾分哀傷。
  「那傢伙也是個無藥可救的笨蛋,居然還嘴硬的說什麼她本來就是負責照顧我的,所以就算拼上一條命也是理所當然,我哭什麼……」

  此刻,諾亞大廳中,除了莫的低泣之外,只有沉默,直到一個淡漠的童稚聲音打破死寂。

  「所以,這就是你不想讓利娜莉知道的過去以及你會替魯貝利亞做事的原因嗎?科穆伊。」蘿特一雙琥珀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垂首的科穆伊,平淡的聲音下藏著一絲懷疑。


------------------------------------------------------------------------------------------------------------------------
呼~我終於寫到這裡了(感動
劇情架構一直在腦子裡,只是要一一生出來真是工程浩大啊(遠目
迷迭香連載到現在也差不多一年有餘了,真的很感謝大家的不離不棄(痛哭
縱使作者開學忙到翻掉沒空回來,點閱數也有增加,真的是很感動啊(繼續痛哭
是說其實寫小說不只是別人想看後續,就連作者自己也很想趕快講到後續呢XDDDD
我會繼續加油努力的!^^

感謝支持、點閱、票票(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