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諾亞的『家』中,此刻正陷入一團混亂。

  「老熊貓!妹控!」緊接在克勞斯身後出現的,是斷罪樓中的重要幹部。
  拉比一個箭步衝到自家師父面前,翡翠的眼眸裡有著滿滿的放心與喜悅。
  「臭小子!你不想活啦!」老書人彈指便在拉比額上打了一個爆栗,令後者頓時摀額痛呼。
  「利娜莉阿──我的寶貝妹妹利娜莉阿──」見自家妹妹平安無事地站在眼前,科穆伊妹控的老毛病又犯了!
  「哥哥……」見到自家哥哥沒事利娜莉也感到高興,但隨即被濃濃的無奈掩蓋。畢竟某人的淚水跟鼻涕實在是……

  神田始終一語不發的坐壁上觀,冰冷的黑瞳內難掩焦躁。若不是理智告訴他要冷靜計畫來提高勝算,不然他絕不可能還待在這個鬼地方!
  握住六幻的手掌因憤怒而顫抖,心裡想的全是那抹雪白,他真恨不得立刻將那株豆芽菜救出來抓在懷裡確認對方的存在!
  豆芽菜……

  『優哥哥……』

  飄渺悠遠的嗓音傳入神田耳中。後者無暇顧及一旁吵鬧不休的眾人,以及卯起來散發殺氣與霸氣的兩大勢力代表,集中精神地傾聽吵鬧中雜夾的那一聲聲若有似無的呼喚──

  『……優哥哥……』

  如此虛弱無助的嗓音,然而其中的那份稚嫩與清脆他絕不會錯認,更別提那久違的稱呼……是幻覺還是真實?莫非真是豆芽菜恢復記憶後在呼喚自己?

  「神田,怎麼了嗎?」發覺某人神色有異,利娜莉問道。「對耶!阿優怎麼這麼安靜?平常早都拔─嗚……」拉比話還沒說完便遭到神田一記狠瞪,連忙住口。
  「……你們打算怎麼救豆芽菜?」懶得多說廢話,神田直接切入重心:「不然我一個人也行。」
  「哎呀~小神田,雖然我從小就告訴你們只能相信自己,但像現在這種時候呢,就是要學習相信夥伴的時候囉!」轉過臉,伯爵一邊搖著手指一邊說道,那模樣是怎麼看怎麼欠打。
  「夥伴?你現在要我相信的夥伴,可是從小就接受跟我一樣教育的傢伙呢!」神田不削的冷笑。
  「神田?」察覺對方身上散發一股黑暗的壓迫感,利娜莉有些擔心也有些疑惑。
  「啊啦?利娜莉,你不知道諾亞十三人正式確立之前的洗禮?」蘿特偏頭問道。「洗禮?不是千年伯爵自己選出來的嗎?」
  聞言,蘿特幽幽開口:「所謂的洗禮,是為了再次確認千年公選的孩子是否有資格成為諾亞。千年公會讓這十三名孩子和其餘收留的孩子們一起生活、接受殺手訓練與調教,然後,某一天,將所有孩子集中到某一處修煉場,宣佈只有十三個人能夠活下來。」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們自相殘殺。「結果證明,千年公的選擇沒有錯,存活下來的只有當年被他看中的我們。」女孩琥珀瞳孔彷彿穿越建築物遙望遠方未知的某處。

  黑髮少女有些不可置信的摀住嘴巴。居然會有這麼殘忍的儀式,居然只為了確定自己的選擇,那其他的孩子的性命呢?若是亞連知道神田的這段過去的話──

  「說夠了就閉嘴!」咬牙,黑色瀏海下的眼眸雖然看不見,但身上那股陰晴不定、隨時會爆發的殺意與怒氣,卻是顯而易見。

  蘿特的話拉比聽在耳裡,偷偷覷了眼身旁的帝奇,只見後者笑得僵硬,琥珀眼眸彷彿逃避般不願與自己對上。小手稍稍使力握住鬆開的大掌,果不其然看見對方一愣,隨後緊緊反握住自己,眼中再度溢滿溫柔與寵溺。

  「喂,死胖子,你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你真以為我一個人沒法搶人?」銳利的黑眸瞇起,十足的危險。
  「呵,還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好個妄自菲薄的小鬼。」大風大浪見多了,克勞斯沒怎麼在意神田幾乎暴走的殺意,沒被面具蓋住的嘴角冷冷勾起。
  「再怎麼說也總比某人被抓的弟子強呢~小神田別心急,時候快到了唷~」伯爵語帶神秘的說道。
  眾人尚未意會過來,只見蘿特耳朵微微一動,率先勾起一抹甜笑。
  隨著諾亞基地四面八方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千年伯爵的笑容也越發興奮詭譎。

 

  被抓到這裡,已經過多久了?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還有神田──自己從小一直黏著的優哥哥,不知道他現在如何?會擔心嗎?還是說,對方早已經自己忘了呢?那天他是如此決然的轉身離開,儘管兩人之間早已立下約定,但神田……還記得嗎?如果記得的話,為什麼一直都沒來找自己呢?還是說,見到失去記憶的自己,令他失望了?

  耳際環繞著鼓聲,日復一日的痛楚,身體似乎已經習慣了,亞連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將思緒放逐到天外。

 

  看著手下帶來的情報,魯貝利亞陰沉的笑了。
  天知道他等這一刻等了多久,自從十五年前親手滅了沃克一族到現在!不是因為當年他與沃克一族交戰,許多菁英損失,不然諾亞一族下戰帖時,他也不會拋棄部下遠走高飛!當時苟延殘喘的恥辱至今尚未遺忘,如今,該是回報的時候了!

  換上正式衣裝,魯貝利亞簡單帶了幾名隨從,離開宅邸,向天皇所在處進發。

 

  此時,皇城內,家家戶戶的百姓正騷動不安。

  「夫、夫君!夫君!」一名捲髮少婦慌慌張張的在廊上奔跑。
  「怎麼了?怎麼了?發、發生什麼事了?米蘭達。」前額有著一搓奇異髮色的男子感染了妻子的慌亂。
  「你、你快看這個!」米蘭達一臉驚恐。
  「這、這不是──」男子也不由的慌張起來。
  「我方才問過長輩們了,他們說就是這個!啊啊──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少婦不知所措的原地轉圈。
  「……先、先別慌!快把孩子們叫回來!不知道現在出城還來不來得及!」口裡安慰著妻子,但男人手上的動作也是亂七八糟,連枝筆都不能好好放進筆筒。
  「咳咳!別慌、別慌啊……咳咳!」
  「父親大人?!」
  「咱們不用出城,小洛。別擔心,晚上把門窗緊閉便是,大人小孩通通待在一塊兒。咳!甭擔心,沒事的。」
  「父親大人!這恐怕──」
  「唉!聽我的便是了!你去和家僕、女婢們說,看他們是要回家,還是要留在這兒跟我們待在一起。這神明總該開開眼了,這麼個年頭下來,人民都快吃不消了!」
  「請、請問您是甚麼意思?神明要開眼?」
  「呵呵,沒什麼,只是感覺像是回到年輕的時候哪!總之照著上頭吩咐的去做就對了,不礙事的。」
  「……米蘭達,我們就照著做吧。就算有不測,也總是一家人在一起。」


  神田宅。
  「這樣做,真的好嗎?」帶著藝術家氣息的老者,語重心長的望著天空喃喃說道。
  「父親?」厚實的男音響起,帶著一抹不解。
  「噢,馬利,你來啦。」老者轉過身,身後是一名蒙住雙眼的高大男人。
  「雖然這麼說不太公平,但若是你能待在優身邊,或許對他而言比較好。」
  「父親多慮了。馬利並非神田家的血脈,況且雙眼自幼便盲,就算聽力再好,也幫不上優君什麼忙的。」沉穩的笑容一如他的性格,內斂而冷靜。
  「那你是小看自己了,馬利。優身上也有他做不到、而你可以做到的事。」帶著皺紋的眼角彎了彎,老者慈愛的笑道:「好了。優今晚有大事要辦,咱們可不能扯後腿,免得那孩子又回來冷凍我這把老骨頭,咱們趕快準備準備吧。」

  凡事有因必有果,事情的發生從來都不是偶然。
  只是,明知如此,人們仍舊想和命運拼一拼……

  回頭望了一眼烏雲密布的天邊,老者眼中有著無奈、嘆息,以及,深深的憐憫。

  
  諾亞基地。
  「喂,死胖子,那腦後禿交給我。」步入大廳,神田劈頭便道。
  「嘻嘻~宅子留給你和帝帝,你們兄弟倆自個兒去商量,暫時不能吵我唷!」「呵,死胖子你可真悠閒,小心待會你那肥肚子上多兩個洞啊!」

  ……現在是怎樣?

  挑眉,神田看著眼前對戰中的兩大勢力代表,一陣無言……說是對戰似乎有點侮辱這個詞了……

  克勞斯手裡拿著不知從哪走私來的西方武器,正對著伯爵連續射擊,而他們的伯爵拖著龐大的身軀,手腳靈活的閃避,這畫面怎麼看怎麼像小孩子在玩射氣球……而且旁邊還有圍觀的……

  「唷~日本少年。」觀眾一號──帝奇‧米克。
  「阿優。」觀眾二號──拉比,此人正悠哉的背靠在帝奇肩上看戲。「不准叫我名字,死兔子!」青筋頓時爆出兩條。
  「還有我們唷,神田。」觀眾三號和四號──利娜莉、蘿特,前者正微笑著打招呼,後者則是邊吃糖邊興奮的看好戲。

  是說諾亞裡沒半個正常人就算了,連『外來戶』都這麼入境隨俗……他開始擔心小豆芽之後跟這些傢伙在一起會被帶壞了……

  「放輕鬆一點嘛!阿優。現在全員到齊,任務也都分配好了,剩下的就是戰士出征前的養精蓄銳了嘛。」拉比一臉得意的說,卻是換來對方媲美修羅的惡鬼模樣。
  「死兔子,你是不想活了吧?啊?」
  「……帝、帝奇,你、你家有鬼啊──」腳底抹油開溜啊!
  「給我站住死兔子!」六幻出鞘,魔鬼降臨。
  「哎呀呀,小兔子小心別摔跤啊。」
  「好和平的任務前夕呢!」啜口茶,利娜莉微微一笑。

-----------------------------------------------------------------------------------------------
前幾天,在風媽的陪同下,偷偷告訴設計師我瀏海要剪妹妹頭XDDDD
COS豆芽計畫不成我內心好哀怨......所以剪個蕎麥的妹妹頭來撫平我的怨氣= =+++
是說上次有位大大送我冰沙,可是我還來不及看名字就被鮮網刷掉了= =++++
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也真的很謝謝那位大大送我冰沙,夏天好消暑啊(捧臉

感謝觀賞~感謝投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