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利娜莉,妳沒事和那兩顆痣廢話什麼啊。」身形輕靈,蘿特一邊吃著不知從哪變出來的糖葫蘆,一邊向利娜莉嘀咕。
  「沒什麼,只是覺得……他其實不算是壞人。」少女的笑容別有寓意。
  瞥了眼身旁的好姊妹,蘿特三分懷疑、七分肯定地開口:「你該不會是想讓亞連改變他吧?你覺得他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亞連擁有改變人心的力量,蘿特。況且,這世界上,也沒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吧。」彷彿是意有所指,利娜莉笑的柔和:「妳應該比我更了解這個道理吧!」
  聞言,蘿特突然停下腳步:「我的真實身分的確就如妳剛才所見,是諾亞一族。」黑髮少女輕巧的轉過身:「如此這般,我的好姊妹有興趣參觀一下諾亞的家嗎?」熟悉的淘氣笑容,代表著信任與肯定。
  「我很想說恭敬不如從命,但似乎我們還有其他要緊的事要做呢。」後者回以同樣的笑容,視線停留在蘿特後方翩翩飛來的鳳蝶。
  紫翼鳳蝶輕輕停在蘿特肩上,像是在傳達什麼訊息般開闔雙翼。
  「啊啦~那個笨蛋臭面癱殺去救亞連了。」蘿特沉下臉。
  「救亞連?!亞連被魯貝利亞抓到了?」利娜莉蹙眉。
  「八成是聽到拉比被抓就衝動幹傻事了,神田應該是透過迪姆恰比知道消息的,那個魔偶跟主人是半斤八兩,而且亞連那邊的情況,說不定更糟……」魯貝利亞應該已經得到足夠的情報了……多到足以讓他知道,亞連就是當年沃克家的遺孤……
  「總之,先把神田帶回來吧,他那樣等於是送死。」利娜莉冷靜判斷道。
  

  那株豆芽菜不是白癡就是笨蛋!還是老愛給人添麻煩跟擔心的傻瓜!
  趴伏在魯貝利亞宅的屋簷上,神田望著底下來來去去的『鴉』,一邊在心裡罵道。
  依照魯貝利亞的個性,若不是抓到豆芽菜不會擺出這種大陣仗守衛,但若對方只是虛張聲勢呢?
  好吧,他承認,如果真的要鬥的話,豆芽菜肯定鬥不過裡頭的那個該死的老傢伙,所以有九成的可能是被捉了!要是那個死老頭敢對豆芽菜怎麼樣的話,他絕對讓他血債血還,還要他底下所有人馬來陪葬!!
  殺氣和六幻產生共鳴,墨黑的眼眸倒映陽光,竟閃過一絲血紅。
  感覺到身後不對勁,神田回身迅速拔刀,但眼前出現的卻是黑髮姐妹花。
  「冷靜點,神田。」利娜莉以沉穩的語氣說道,同時拔開袖中藥瓶的瓶塞。有安定心神效果的藥香,乘著風勢彌漫。
  「豆芽菜在裡面。」神田冷靜的說道,但黑眸中的著急卻顯而易見。
  「我們知道,但現在不是單獨行動的時候,亞連暫時不會有危險,他對魯貝利亞來說還有利用價值。」但,那將令亞連痛不欲生……
  「先回去找千年公吧,神田 優。」難得蘿特沒有和神田起衝突:「照規矩來說,諾亞一族是不能沒有指令行動的。」
  「妳是諾亞?」死胖子可從沒跟他提過蘿特也是諾亞一族。
  「我可是千年公第一個收的孩子唷!」蘿特一邊擦去額上遮掩用的粉妝,一邊欣賞著神田有些變幻莫測的表情:「還有什麼疑問或不滿的話,就去找千年公抱怨吧!早點回去擬訂計畫,就能早點救出亞連。」冷冷地看了眼魯貝利亞宅,蘿特也很想不顧一切殺進去,但他很清楚『鴉』除了人多勢眾之外,最麻煩的莫過於其他隸屬於『鴉』、卻不知姓名與數量的隊長,兩顆痣在裡頭的排名說不定才只有中上呢!
  
  昏暗的巷道內,一名嬌小的人影自空中躍下,緊接在後的是另一名長髮女子和馬尾男子。只見前方的女孩直入死巷盡頭,小手在牆面上敲了一下,原來的牆面頓時下陷,沒入地底,露出一條通道。
  「歡迎來到諾亞的家。」

 

  回給拉比一個肯定的笑容,帝奇推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名坐在搖椅上、頭戴高帽的老者。
  「這可是小兔子自己猜到的,我可沒違約唷!千年公。」帝奇優雅的彎身行禮。
  「好久不見了,帝帝~」老者上揚的尾音顯示出他現在心情極佳:「如果不是帝帝留下許多線索,加上露露的幫忙,說不定你家小兔子還猜不到唷~」
  「什麼意思?」翡翠眼眸看著眼前的兩人。
  「這個嘛,跟神田的情況有些類似。我們當初被帶進來的時候,千年公為了要神田一心修練而對他的記憶動手腳,我則是和千年公立下約定──在未成為一名合格的諾亞之前不與你見面,而且等到見面之後,你必須在時間限制內認出我,否則我就得乖乖替千年公工作一輩子,永遠不再見你。」帝奇的笑容帶著抱歉與說不出的喜悅。

  拉比望著眼前的男人,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這個男人……這個笨蛋,居然為了自己而立下那種賭注,那是一種怎樣的執著、怎樣的信賴……

  「太感動講不出話了嗎?」疼惜地捏了捏少年的面頰。
  「……才沒有。」拉下男人的手,拉比垂下眼小聲道。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哎呀呀~年輕真好哪,你說是吧?帝帝。」老者似乎是故意破壞般,特意插話。
  「……那個,我之前不是已經拜託過您別這樣稱呼我嗎?」帝奇上揚的嘴角有些抽搐。
  「為什麼?我覺得挺不錯的呀~」老者歪歪頭,一副疑惑的樣子。
  看著他們兩人的互動,拉比先是有些愕然,接著便感到有趣。坦白說,一開始他真的看不出來眼前身軀龐大的老者就是諾亞的中心人物千年伯爵,然而,看到帝奇那彷彿顏面神經失調的表情,以及那鏡片後老謀深算的眼眸,拉比可以感覺到對方身上有著和克勞斯不相上下的氣勢。
  「阿呀呀~忘了說,書人繼承者,歡迎來到諾亞的家!」龐大的身軀靈活地躍起,一轉眼便來到拉比面前,老者摘下那高得嚇人的帽子,微微彎身行禮。
  「您好,千年伯爵,叫我拉比就行了。」少年落落大方的態度以及眼眸中的聰慧,深得老者好感。

  「搭啦啦啦~~千年公你寒暄完了沒啊?!人家等都等煩了啦~~」伴隨熟悉的童音,拉比身後的房門轟然倒下,三道人影緩緩走入。
  「你們怎麼會在這?!」看清來人後,拉比頓時傻眼,由其是神田和蘿特前額的十字架刺青……喂喂!不是吧?諾亞不是傳說中的殺手集團嗎?現再怎麼突然都冒出來啦?而且還都是他身邊的人是怎樣?!

  「死兔子?」冷酷帶著殺氣的聲音,拉比頓時寒毛倒豎,心涼了一半。
  「那個、阿優你聽我解釋,我──呃、可以把六幻放下再說話嗎?」
  「豆芽菜呢?」六幻的刀刃依然指著拉比的頸項。

  「哎呀呀~這不是小神田嗎?好久不見哩,你這孩子怎麼還是這麼衝動呢?」單手撐著下巴,老者微微歪頭,一副對於神田很是無奈的模樣。
  「咳咳!日本少年,小兔子現在是在我的保護範圍,麻煩你先把刀收起來。」輕輕摟過拉比的肩頭,帝奇笑得有些難看。不是不瞭解神田的心情,今天換做是自己搞不好都直接殺去救人了,但心情再差也不能動他家兔子嘛。

  「他在這裡,豆芽菜卻在受罪。」清清冷冷、不大不小的聲音,卻足以讓所有人都聽到,氣氛頓時凝結。

  「我很抱歉,阿優。」垂下橘色腦袋,拉比頗為自責,向來以兄長自居,卻連最基本的保護都做不到。
  「不是你的錯,小兔子。」帝奇心疼的撫上那顆橘色腦袋。
  「臭面癱,你說話太過分了喔!你怎麼不說是你自己沒把亞連保護好啊!」看不過去,蘿特索性跳出來指著神田罵。
  「蘿特,別這樣。」利娜莉趕忙出來打圓場:「這不是誰的錯,不管我們將亞連保護的再好,只要魯貝利亞在的一天,亞連就逃不過這個命運。」

  「嘻嘻~說的不錯呀,小妹妹。妳就是利娜莉吧~妳之後就跟蘿特搭檔好不好呀~」老者笑嘻嘻地說道,隨後目光轉向門口:「看來又有稀客上門囉!」

  隨著老者的語尾落下,一抹紅色身影出現在門邊:「看不出你這兒還真熱鬧哪!千年死胖子。」
  「嗯哼哼~比起你那破樓當然是好上幾百倍囉!腐敗的假面。」老者依然在笑,但身上卻發出陣陣殺氣。

 

--------------------------------------------------------------------------------
忙著考那該死的證照!害我一直寫不完要給小憂姊的賀文(怨念
為什麼明明放暑假了我還要繼續唸書......(眼神充滿怨恨
還有,我會計被當了,人生第一次被當,我好想死(崩潰望天

對於還在關注這裡的大大們,我除了對不起之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們罵我也好怨我也罷,畢竟我是真的挺不負責任的留了一個坑在這邊,但我還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大家點進來看文(深深一鞠躬

迷迭香我也寫了快一年了。最近我常常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決定,若不是當初進了商學院,或許我現在的靈感和字彙不會變得如此缺乏,或許當初我應該堅持念中文,這樣一來我的文字會更美,劇情會更完整,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找不到當初的那一份感覺,連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確都沒把握......
心情很亂,表達的也是亂七八糟,真是對不起看到這裡的各位(抓頭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努力找回來當初那份感覺和寫文的真心的!風風會加油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