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翡翠中的堅決令帝奇猶豫是否該坦承一切,但他該如何解釋,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將小兔子藏好,不管他們之間現在的立場如何,他只想守護那抹縈繞心頭多年的橘紅……

  「小──」正要開口,冷不防一把短刀自眉前削過,若不是帝奇閃得快,恐怕那把刀現在就不是插在土裡,而是男人的腦門。

  拉比和帝奇默契十足,看見刀光一閃,便同時向後躍開,同時擺開防禦姿勢。

  「哎呀,再怎麼說也合作過一陣子,對老夥伴下手別這麼毒辣嘛,林克隊長。」撥撥頭髮,帝奇笑的一派優雅,然而琥珀眼眸中卻散發著冷冽。
  「對待叛徒不需手軟。」金髮男子冷酷平板地說道,看都不看便接下一旁拉比打出的幾枚銀針。
  「真是好耳力,不愧是鴉部隊的隊長呢。」吹了聲口哨鑽美對方聽音辨位的本領,帝奇笑的虛偽。
  不理會帝奇半嘲諷的發言,林克一個彈指,數十名黑斗篷的人影便出現在兩人周圍:「魯貝利亞大人的命令是,殺死叛徒、帶回人質。」不大的聲音卻有著絕對的命令。
  「浪費體力的事情我可沒興趣。」悠然地拋下話,帝奇一把帶過拉比,只見黑影掠過,視線裡只剩黑色斗篷緩緩落地。

  眼眸微瞇,林克對於帝奇離開的方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一個手勢,眾人絲毫不敢怠慢,迅速追去。
  「哎呀呀~這都是什麼東西啊?黑壓壓一片真難看。」淘氣的童音從天而降,同時幾名『鴉』應聲落地,再沒起來。
  回身,領頭的林克看著眼前吃糖的黑髮少女,手腕一轉,飛刀直指少女眉心。後者既不躲也不閃,沒拿糖的手指輕輕一夾,刀尖在離眉心不到兩吋的距離停下。
  「沒禮貌的傢伙,居然這樣對待女生。」不削地瞥了眼,小手輕鬆地把玩起剛才衝著自己而來的飛刀。
  黑色瀏海被刀風撥開,林克眼神轉為陰冷,低聲喚出少女身分:「諾亞一族。」
  「初次見面,我是蘿特‧賈梅托。」帶著前額的十字架刺青,少女甜蜜的笑容宛如夜晚高掛的弦月。

 


  「喂,你到底要──」被帝奇帶來書房的拉比一臉莫名奇妙,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是想跟對方戰鬥還是想逃。
  「等等再解釋!」帝奇打斷拉比的話,修長的手指迅速自書櫃上拿起一本西洋書籍放到底層,接著書櫃便無聲地向一旁滑開,露出後頭的石壁。

  仔細端詳著之前自己直覺有問題的書櫃,原本雜亂擺放的書本,此刻已分門別類地放置整齊。拉比頓時明白,不禁有些氣惱。難怪他當時怎麼看怎麼不舒服,誰叫書人最擅長的就是把東西個別完整地記錄下來,然後依照性質擺放整齊,所以他當然會覺得不對勁,只是沒想到機關居然是將書籍位置擺放整齊,才能開啟暗門,這連小孩子都會他居然沒發現!嘖!

  無暇顧及一旁懊惱的橘髮少年,帝奇在石壁上輕敲三下,牆面往後退開,露出底下的方型洞口以及向下的石階。

  無聲地向拉比伸出右手,帝奇彷彿是個從容的紳士般,牽著拉比步下石階。

  牆面與書櫃在兩人沒於黑暗時緩緩回復原狀。

 


  帝奇家的宅院裡,黑髮少女和金髮男子兩人你來我往,鬥的正酣。

  「該死的諾亞。」低咒一聲,對於少女飄忽和玩樂的戰鬥方式感到十分厭煩,甩開斗篷,打算拿出看家本領痛下殺手。
  「啊啦啦~時間差不多了,我不陪你玩啦,兩顆痣。」童稚的聲音帶著一絲惋惜,蘿特笑容依舊甜蜜,足尖一點,身形躍起。
  林克正想追,身體卻不聽使喚地倒下──「究竟該死的是諾亞一族還是你最尊敬的主人,你何不去問問被你們帶走的那名少年呢?」風中傳來另一把輕柔卻冷冽的女聲,林克勉強抬起頭,只見黑色長髮在空中一閃而逝,然而對方的話卻在原本平靜的心湖激起漣漪。
  

 

  皮鞋走動聲在黑暗的地道內回響,喀嗒喀嗒彷彿沒有盡頭。

  驀然,跫音消失,帝奇回過頭望著停下腳步的橘髮少年:「怎麼了?」
  「答案。」乾脆俐落,拉比如同之前那般,書人對於答案的執著力在此發揮的淋漓盡致。

  無語地看著對方清澈眼眸,帝奇有些頭痛。拜託誰來好心告訴他,他家兔子為何老愛在緊急的時候給他出難題啊?

  耳畔響起翅膀拍動聲,帝奇伸出手指,一隻紫翼鳳蝶翩然降落其上。

  須臾,他蹙起眉頭:「知道了。」收回手,鳳蝶展翅離開。抬頭,只見拉比正興味盎然的注視著鳳蝶離去的身影,絲毫不見方才的認真執著,帝奇忍不住搖頭失笑。他家兔子還是老樣子,好奇心勝過一切哪……

  長腿一跨,趁機欺近對方,帶著一抹率性迷人的笑容:「是哪個都無所謂,不是嗎?反正都是最愛小兔子的我呀。」結實的手臂將少年牢牢鎖在胸前,原先嚴肅的氣氛瞬間變調。
  翡翠眼眸呆了一秒,隨即撇過頭,但耳根子仍不爭氣的泛紅。

  這個死帝奇!對啦是啦,現在答案的確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也在黑名單中。可是自己剛才那麼認真的問,他居然說出這種肉麻話當作回應,實在是、實在是……啊啊──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啦!真是的!

  「我不記得你以前會講這種噁心巴拉的話來轉移話題……」氣勢弱了不少,拉比嘀咕著,卻也沒再逼問。雖然不想承認,但自己對他很在意,所以才會如此執著於兩人的立場,然而捫心自問,其實不管是哪一個,自己都會無條件的相信吧……就像當年沒來由的相信他會來找自己一樣……

  「我說的是實話,小兔子。」將對方的臉龐轉回來面對自己,琥珀的眼眸無比認真:「等事情結束之後,我保證向你說明一切,好嗎?」

  看著對方瞳中自己的倒映,拉比微微點了點頭。相信你,因為那雙琥珀眼眸依然像當年那般將我深深映在裡頭,所以,我仍然選擇無條件相信……

  嘴角揚起溫柔的弧度,帝奇總算放下心:「剛剛蒂絲帶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神田獨自前往魯貝利亞宅救亞連去了。」
  「蒂絲?剛才的蝴蝶嗎?」翡翠瞳中透著好奇。「是啊,小兔子喜歡的話,我送你幾百隻都沒問題。」溫柔地笑道,對於自家兔子無條件的信任感到愉悅。
  「別跟我說你的真正身分其實是養蝴蝶的。」對於男人誇張的甜言蜜語,拉比翻了個白眼回應,隨後蹙眉:「神田跑去救亞連了!?那我們還不快回──」
  「別急,冷靜點。」拉住正打算奔回原處的橘色身影,帝奇沉穩地安撫:「我們先離開這裡,蘿特他們會阻止神田的,現在貿然行動只會製造更多破綻給魯貝利亞。」

  男人身上散發的氣息似乎有緩和的作用,拉比想了想後點點頭,畢竟對方分析的沒錯,敵人不是他們可以單槍匹馬解決的貨色。
  隨著兩人的腳步往前,幽暗的長廊盡頭,是一座向上的大理石階梯,階梯頂端是一扇厚重的鐵門。只見帝奇游刃有餘地推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通道,通道盡頭是另一扇橡木門。
  「看來千年公還挺夠意思的嘛!」吹了聲口哨,帝奇看著平時機關重重、暗器遍佈,此刻卻平靜安全的通道,忍不住讚了聲。
  「千年公?」沒漏聽帝奇的話,拉比疑惑地問道。「等等應該就會看到他了。走吧!」帝奇笑著賣關子,令拉比更加好奇對方口中的千年公究竟是何許人也。

  推開橡木門,裡頭是一座豪華的大廳,一名黑髮女子正悠閒地喝著牛奶。

  「好久不見,露露貝爾。」微微彎身,身為一個標準的紳士,禮貌少不了。
  「真是難得。你的頭髮還是老樣子。」看著帝奇隨性束起的捲髮,露露蹙眉。
  「別這麼說,我挺喜歡這樣子的。」有些尷尬的笑道。
  「這位就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兔子吧?」瞥見帝奇身後的橘色身影,露露揚起如貓咪一般玩味的笑容。
  「是啊,我帶他來找千年公。」握住拉比的手,琥珀的眼眸透出暖意。
  「等候多時了,快進去吧!」指了指盡頭的房間,露露撥撥瀏海,對著帝奇的背影笑道:「那種溫柔的表情可別讓千年公看見哪!」

  背對著露露貝爾,帝奇微微笑了笑。

  站在盡頭的房間門前,拉比有些猶豫地開口:「……帝奇,你的真實身分是……諾亞?」

  拉比確信,剛才那名叫做露露貝爾的女子撥瀏海時,他清楚地看見她前額上有著諾亞一族特有的十字刺青。

  帝奇還沒回答,房內便傳出一陣奇特地笑聲:「看樣子書人老頭收了個不錯的繼承人呢!進來吧,孩子們。」


--------------------------------------------------------------------------------
靈感來了擋不住~
一邊罵自己不要命一邊敲鍵盤敲的很愉快,這樣是怎樣= =?
我的期末考阿〈望天
各位......我想我們下次見面應該就是我考完回來哭泣or歡呼的時候了XDDD
總之,祝福我吧~

感謝各位大大不離不棄的支持及點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