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蘿特早就知道緹奇和自己的事情了,只是她一直不說,等著自己意會過來。還有那個該死的捲毛大叔,他早就認出自己了,卻偏偏不老實說,哼!蘿特就算了,但他拉比可不是任憑那死大叔搓圓捏扁的!

  拉比一把拉開房門,只見女孩正叼著麥芽糖,滿臉笑容地望著他。
  「妳究竟是誰?」拉比平靜的問。
  「跟你一樣隸屬於斷罪樓,但我另一個身分是諾亞。」
  「民間傳說的暗殺集團?」瞇起眼,拉比有些不可置信。
  「是真實存在的唷!」
  「那──」「拉比、蘿特!」
  利娜莉急促的聲音打斷拉比的話,漂亮的臉蛋帶著難得的驚慌:「魯貝利亞帶著『鴉』來了!」
  聞言,拉比和蘿特頓時蹙眉。
  「克勞斯呢?」蘿特問道。
  「不知道,我問了那些女婢,沒人看到他。」回答的同時,利娜莉還不時從欄杆向下張望。
  蘿特忍不住啐了一口。
  這個克勞斯,怎麼緊要關頭卻跑得不見人影!斷罪樓沒人指揮,肯定擋不住『鴉』的攻擊!
  「他的目標是亞連。」拉比沉下臉。
  「亞連跟神田在一起,目前要擔心的應該是我們自己。」蘿特輕輕自桌上躍下:「要硬碰硬嗎?應該會很刺激。」含著麥芽糖的嘴角微翹。
  「我們可不是那些一身武藝的硬漢,學的工夫是用來保命,可不是打架。」拉比冷靜地說道:「我們先躲去科穆伊那兒,之後再想辦法告知亞連他們。」

  隨著黑髮少女優雅飛舞的身影,他們率領樓內的女婢及家僕安全躲入地窖,斷罪樓在魯貝利亞來臨前一刻成為空城。

  拉比幾乎可以想像氣到吹鬍子瞪眼睛的魯貝利亞,心頭頓時消了口怨氣。

  「拉比、蘿特!」在宛如一座大迷宮的地窖內,利娜莉清脆的聲音顯得更加清晰:「哥哥說這裡有路可以通到外面!」
  科穆伊跟在寶貝妹妹身後,表情難得正經嚴肅。
  「喂!死妹控,為什麼只有你知道通路?」蘿特一見科穆伊便不客氣的質問,畢竟剛才疏散人員花了她不少力氣,現在可是一肚子不高興。
  「別這麼衝動嘛!這裡是克勞斯花了幾年建造出來的,為的就是像現在這種時候。為了以防萬一有閒雜人跑進來亂闖,所以才特別要我看著,你們自然不知道囉!」
  「所以你的意思是,皇城底下是一座大迷宮?」拉比有些狐疑。
  「就是這個意思。」科穆伊笑咪咪地答道。
  忍不住吹了聲口哨。乖乖,克勞斯這傢伙是心頭比別人多生了幾個竅是不?連這都想到了!在皇城底下挖出一個大迷宮,算他厲害!

  腳步聲在地底通道內迴響,迷宮內的道路錯綜複雜,就連科穆伊也得不時翻出地圖察看。

  「我們走多久啦?」蘿特首先發難,口裡沒糖讓她格外浮躁。
  「大概快天亮了。」拉比大略估計了下。
  「別急,就快到了。」科穆伊好聲安撫。
  「哥哥,你在前前前一個轉角就這樣說了。」利娜莉無奈地嘆氣。
  「不,這次是真的到了。」科穆伊笑容滿面地收起地圖。

  眾人半信半疑地跟著科穆伊拐彎,眼前出現的不是那明晃晃的陽光是什麼!

  「終於出來了!」拉比呼了口氣,隨後往草地上一躺,閉目養神。
  「這裡是城外的樹林,真沒想到居然能通到這裡。」利娜莉也露出笑容。
  「喂!我說你們,現在放鬆還太早喔!」蘿特琥珀色的眼眸銳利地瞇起。
  在眾人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他們周圍突然湧出一片黑色連帽斗篷的人,將他們包圍其中。
  「中國人說狡兔三窟還真是沒錯呢!你們還真的滿會逃的。」在黑衣人的簇擁下,魯貝利亞帶著勝利的笑容走出來。

  書人忙不迭向拉比使個眼色,利娜莉、蘿特還有拉比三人互看一眼,接著拉比和書人冷不防向上一躍,指尖銀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射出,攻其不備,蘿特和利娜莉抓準時機,縱身躍起,跳出包圍網,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該死的!把這些人通通給我帶走!」發覺中計的魯貝利亞,氣急敗壞地下令,同時對身邊的一名黑衣人打個手勢:「那小子和老頭務必要抓到,林克。」銳利的眼睛不安好心地瞇起。
  「遵命。」

 


  天已大亮。
  竹屋內,一名身穿和服的女子和武士裝扮的男子趴伏在桌上,黑與白的對比,在陽光下顯的柔和。
  須臾,白髮女子動了動身體,悠悠轉醒。一雙銀眸疑惑地打量周遭,隨後才想起昨晚的事。
  視線轉到身旁的黑髮武士,銀眸溢滿笑意。
  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神田的睡臉呢!沒想到平常冷冰冰的傢伙,睡著之後卻跟小孩子一樣平和。

  「看夠了沒?」緊閉的眼簾掀開,露出裡頭如黑玉般深邃的眼眸。白蓮登時回神,急忙撇開視線,但臉頰仍是添了幾抹紅霞。
  「妳耳朵紅了。」坐直身子,黑眸帶著幾分玩味。
  聞言,白蓮急忙用手遮住耳朵,瞄到神田眼中的笑意後,頓時氣鼓了臉,雙手不由分說地便往神田那張俊臉捏去。看到神田呆了呆,白蓮心裡不由地感到愉快,她敢打賭從來沒人敢這樣對他!
  愣了一秒,神田隨即單手扣住那雙細若無骨的手腕,感受到對方皮膚傳來的不正常低溫,劍眉頓時蹙起。
  白蓮心裡暗叫聲不好,尷尬地抽回雙手,空氣中頓時瀰漫沉默。
  過了一會兒後,神田開口:「乖乖待在這裡,我先去安排點事情再送妳離開。」
  白色的頭顱點了點,黑色的身影消失在屋外。

  神田離開後,白蓮頓時感到無聊。
  小腦袋轉啊轉的,突然想起神田帶他來時經過的那片櫻花林。白色的身影輕靈地消失在竹林外,完全忘了某人交代的話。

  片片飄落的櫻花襯著宛如精靈般不食人間煙火的白髮人兒,勾勒出一幅唯美的畫面。
  然而,一抹金黃莽撞地闖入。
  「迪姆?!」白蓮驚呼一聲,隨即伸手,讓金色圓球降落。魔偶一降落便張開大嘴,立體影像登時在白蓮眼前放映。
  影像中出現兩名黑髮少女。蘿特簡單扼要地說明了現在的情況,同時囑咐他不要衝動亂來。
  放映結束。白蓮站在原地,剛才蘿特所說的話不斷在他耳畔迴響,拉比的影像也在他腦海播放。魯貝利亞的目標是白蓮──不,應該說,魯貝利亞的目標是那個金甕!

  拉比和自己就算了,但牽連到其他人卻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尤其是神田……

  神田對白蓮是真心的吧!不論是之前的出手搭救,還是後來的談話與保護,甚至是剛才的肢體接觸,對於神田來說,這些都是對他來說特別的人才能有的待遇吧……

  如果是亞連的話,大概就沒辦法得到這種溫柔……慢著!為什麼他會把自己和白蓮比較?

  就算神田 優真的對自己很好,就算神田 優真的在某些地方和自己相似互補,但那又如何呢?別傻了!亞連‧沃克。你們只是朋友、是互相切磋的對手,不然你還想和他成為什麼?你不可能成為白蓮,更不可能成為一名女子不是嗎?

  「原來……我是真的在忌妒……忌妒女性的白蓮、忌妒能夠光明正大站在你身邊陪伴你一生的女子……」頹然地苦笑,亞連此時才發覺,他所處的地方原來是自己和神田初遇之地。
  「……哪裡開始,哪裡結束,是嗎?」雪色的頭顱輕晃,揚起的唇角滑過一抹晶瑩。

  古老的樹林颯颯作響,傳遞風中細碎的話語,環繞、盤旋,直至天際──

  「我喜歡你……笨馬尾。」

--------------------------------------------------------------------------------------------------
咳咳!死拖活拉總算打到這兒了〈茶
雖然知道大家應該都聰明看出來了,但風風我在這兒還是雞婆地解釋一下
豆芽之前堅持不讓蕎麥麵碰他,是因為怕蕎麥麵發覺他身上異於常人的體溫,進而發現他和白蓮是同一個人~
所以本篇中白蓮被武士先生扣住手腕,心裡暗叫不妙也是這個原因〈笑
別跟我說沒人記得豆芽身上還有寒毒這個玩意兒沒解......= =
我保證──哭給你看!〈在地上滾來滾去←夠了!

最後,不可免俗地,感謝點閱,祝大家看文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