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迪克、迪克、迪克……」
  斷罪樓的書庫中,一盞燈散發著微光,映出一抹橘紅。
  「要命!明明就對這個名字有印象,怎麼就突然想不起來在哪兒看過!奇怪,平常替老頭記東記西倒是挺清楚明白的,為什麼偏偏緊要關頭就一片空白啊……」儘管喃喃自語的抱怨,但拉比手上的書仍是一本接一本的翻,俐落程度絕不亞於他自個兒說話速度。

  書櫃後方,一抹黑色的身影無聲地來到專心的拉比背後。橘髮少年本能地感到不對勁兒──「嚇!!」

  伴隨著驚叫,一記鐵拳隨即落在少年頭上,疼的他是齜牙裂嘴,一雙綠眸憤憤不平地瞪向一身睡袍的老者:「臭老頭!幹嘛打我?!」
  「臭小子給我客氣點!叫誰老頭?!三更半夜不睡覺窩在這兒幹嘛?你幾時變得這麼愛書啦!」
  「那你是不會先問啊!每次都一定要打完才開口。我在找東西啦!哪本書裡有提到迪克這個名字啊?」不甘願歸不甘願,但時間緊迫,只好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問問了。
  「迪克?」書人聽到這個名字後皺皺眉,接著走入書庫深處搬出一把梯子,示意拉比跟他走。

  將梯子架上書櫃,書人動作靈活輕巧地爬上去,不消一會兒便找出一個木盒丟給拉比,隨後一躍而下:「你這愛找麻煩的臭小子,連自個兒小時候最愛看的故事也忘了嗎?」
  敲了敲自家繼承人的腦袋,書人將手背在腰後,步向大門:「你小子別在那搞七捻三的,東西看完了就快走,別讓燈火燃著書。我要去睡了。」
  愣愣地看著手上的木盒,上頭幼稚的塗鴉既熟悉又陌生,掀開盒蓋,裡頭躺著一本泛黃的故事書以及幾枚銅錢。
  望著這些東西,祖母綠的眼眸是越瞪越大。
  「不會吧──!」飽含訝異的驚叫聲之後是急促的腳步聲,逐漸消失於書庫。

 

  八年前。
  一個擁有罕見橘髮的男孩正旁若無人地在各家屋簷上頭跳躍,好像人家屋頂是他專屬的遊戲場似的,興致高昂時,還掏出小石頭將人家屋頂畫得亂七八糟,可偏偏誰也捉不到那鬼靈精似的小毛頭,只得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的擦房子去。

  「哈!一群笨蛋!」再度將別人家搞得亂七八糟,橘髮孩子一臉嘲弄的窩在一旁,看著那些人一邊擦他的『傑作』一邊謾罵,心頭樂不可支。
  「喂!你是哪裡來的傢伙?怎麼老像隻兔子似的蹦來蹦去?」
  橘髮孩子猛一回頭,這才發現身旁不知不覺中多了一個看似比他大幾歲的傢伙。微捲的黑髮、略黑的皮膚以及比自己還少見的琥珀色眼睛,若是他有好衣服穿肯定是個俊俏的小少爺!
  想到自己白皙的皮膚及娃娃臉,橘髮孩子皺眉說道:「關你什麼事!」跩跩地撇過一頭橘絲,卻不知道那模樣有多麼地孩子氣。
  黑髮孩子淺淺地笑開,隨後一屁股坐在橘髮孩子旁邊:「哪!我叫緹奇,你呢?」
  「不知道。」「啊?不知道?你沒名字喔?」「唉唷!你很煩欸!」「有就快說啊!我都跟你說了!」「隨便啦!那就叫迪克吧!」
  「欸,迪克,那我們來個比賽吧!」
  琥珀的眼眸帶著幾分玩味與神秘,準確地挑起迪克的好奇心。
  「比什麼?」「嗯......我們來比,從現在到明天天亮以前,看誰能夠在最多戶人家門口上畫記號!」「賭注呢?」被緹奇引出了玩興,迪克興致勃勃地問。「輸的人要聽贏的人話,替他做一件事,怎麼樣?」
  「成交!」屋頂上,兩個孩子爽快地擊掌為約。
  「我用蝴蝶作記號,你呢?」
  「蝴蝶?你的喜好真奇怪。那我就用書本好了。」聳聳肩,迪克一派隨意,反正塗鴉是他的看家本領,沒道理輸。
  「書?看來你的品味也沒好到哪去,居然會喜歡那種無聊得要死的東西。」皺眉,緹奇禮尚往來的回了句。
  「廢話少說,做好輸慘的準備吧臭捲毛!」擺擺手,迪克露出一抹頑皮帶狡詐的笑容,嬌小的身子一轉眼便從屋簷上頭躍下。
  「哼!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咧!」對著迪克離開的方向扮個鬼臉,緹奇背過身,往迪克的反方向開始移動!
  


  拉比一個縱身跳上樹枝,再一個借力使力,輕而易舉來到斷罪樓上層房間。那場比賽後來的結果是自己輸了,但不是他現在不滿的原因。他現在最不爽的是──當年說謊的除了自己之外居然還有一個臭捲毛!
  難怪他對他的名字沒印象,因為那傢伙根本就是個大騙子!

 

  東方的天空隱約透出微光,迪克在最後一戶門前畫上記號,小手擦了擦額前滲出的薄汗。
  這比賽比他想像中來得累人!
  先不說城裡有多少戶人家,光是那些守夜的奴僕就足以叫他小心翼翼、緊張萬分了!
  刺激歸刺激,但要是被捉到可就不好玩了,克勞斯叔叔和老熊貓肯定將他剝掉一層皮!
  而且,下半夜時,他連續經過幾家門口,門上居然都已經畫了蝴蝶記號,更是令他在意外之餘倍感壓力,那個捲毛傢伙的速度居然比他還快!
  氣喘吁吁地回到比賽起點,迪克橘色的髮絲沾上些許汗水,沐浴在朝陽下,閃耀著點點晶瑩。
  「你看起好像很累呢!」緹奇笑咪咪地坐在那兒,一副等了很久的模樣,加上那帶點挑釁的語氣,氣得迪克是牙癢癢,恨不得跳上前將那礙眼的笑容打掉。
  「少囉嗦!你畫了幾個?」顧不得撫平氣息,迪克衝口便問。
  「全城一百二十一戶,我畫了六十一戶。」緹奇一副贏定的模樣。
  「騙人!我畫了六十一戶!」綠眸瞪大幾分,直直指控道。
  「那……你算錯了?」緹奇沉思一會兒後,懷疑的挑眉問道,隨即招來對方劈頭蓋臉的一記巴掌:「誰會算錯啊!又不是小孩子!」末了,綠眸還很不給面子的翻了翻。
  「噢!這兔爪的勁兒還真大……」摸摸剛才被打的地方,眼見對方的巴掌又將蓄勢待發往自己招呼過來,緹奇連忙轉移話題:「哪!既然我們都不認為自己算錯,那何不實際走一趟算算看?」
  橘色的腦袋歪了歪,隨後點了下:「也是,這樣也可以搞清楚到底是誰算數太差。」唇邊揚起一抹意有所指的笑容。

  結果那天兩個孩子跑遍了整座皇城,可是最後的結果卻令兩個人都傻眼。

  「喂,我說……這要怎麼算?」站在某戶人家門前,迪克蹙緊了眉頭,死瞪著大門左上方的蝴蝶和右下方的書本。
  「這個是個好問題,待我想想。」緹奇露出苦惱的笑容,天知道他們兩個到底是誰沒看清楚就直接畫上去的,晚上黑漆漆的對視線造成影響是一定的。
  「那這場比賽的勝負怎麼辦?」小孩子總是心高氣傲,不比個輸贏是絕不肯罷休的!
  緹奇正想開口,但眼前的大門卻突然『咿呀』聲由內向外推開,兩人反射性地往左右一跳,躲在門側。

  「昨晚不知是哪個死小鬼,三更半夜不睡覺,居然在門口唱起歌來。什麼蝴蝶蝴蝶飛呀飛的,差點沒把我嚇死,還以為是什麼妖魔鬼怪哩!」一名男僕自門中走出,邊走還邊抱怨。
  聽到這番抱怨的話,迪克差點噗哧一聲笑出來,但怕洩了行蹤,只得摀嘴憋笑,可接下來的話就讓他笑不出來了。
  「還說呢,我昨個兒接你的班,下半夜時還在門縫裡看到一隻綠眼睛直瞪著我呢!我要是膽子不夠大,就要尿褲子啦!」另一名男僕也跟著說道。
  這話一出,原先面子掛不住的緹奇登時精神大振。

  待兩名僕人走遠後,緹奇立刻竄出來,得意洋洋地看著迪克:「看來是我贏囉!算錯不承認的小鬼。」
  「哼!要殺要剮隨便你啦!」慢吞吞地走出來,迪克氣鼓了一張小臉。
  「嗯……待我想想,我該叫你做什麼好呢?」緹奇一邊上下打量著迪克,一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看的迪克全身發毛。
  「啊啊──你要想就好好想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受不了全身泛起雞皮疙瘩,迪克忍不住大吼,但這一吼卻換來對方一臉無辜:「可是我想不到啊。」
  咬牙,若不是對方比自己高一顆頭,他簡直想一拳將那顆黑捲毛腦袋敲破,看看裡頭到底裝了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
  「不然,我先保留好了!等我想到再告訴你吧。」緹奇笑得開心,跟迪克的苦瓜臉形成反比。「天知道你哪時會想到,我可是很忙的!」昂昂下巴,橘髮孩子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樣。「不然你告訴我你住哪裡,我想到就去告訴你。」「不要!為什麼是我告訴你,不是你告訴我你住哪?」
  緹奇低頭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吐出:「我是孤兒,沒有家。」

  琥珀眼眸中的苦澀,深深憾動迪克幼小的心靈,只見他想也不想地便伸手摸了摸對方略尖的臉龐:「那我來當你的家人,這樣你就有家了。」
  不等緹奇回答,迪克小小的手指隨即指向某一處高樓:「那裡就是我住的地方,那邊還有一個跟你一樣是孤兒的小孩,你可以來跟我們一起玩!」童稚的小臉綻放出一抹宛如陽光般耀眼的笑容。

  那抹笑容自此便牢牢印在緹奇心中,成為日後他所追逐的光芒。

  分別時,迪克掏出自己的小錢袋,將裡頭他所存的銅錢全數交給緹奇:「老熊貓說冬天快到了,不穿暖會生病,所以這個只是先借你,不然你生病的話就不能一起玩了。」

  然而,打從那天分別後,橘髮孩子再也沒見到那個曾和他一起瘋狂的黑髮孩子,隨著身邊的事情與環境越來愈危險,他也無暇再想起那段往事。


-----------------------------------------------------------------------------------------------
我終於敲出來了!!
拉比和帝奇的往事啊〈感動
是說有人發現嗎?
這篇裡頭有一個小小的暗喻唷〈偷笑
提示1:位置在記號那一段
提示2:男左女右、攻上受下~
其餘的,就請各位看官自行想像吧〈轉圈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