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追逐著不遠處的黑影,神田越發感到不對勁!
  那個背影他怎麼越看越熟悉,那分明是……

  停下腳步,神田定定看著前方同樣止步的人影,清冷的聲音在夜中迴響:「哈瓦德‧林克。」
  黑瞳在對方轉身拉開斗篷時變得幽暗冰寒。
  「魯貝利亞大人不允許背叛。」
  平板的吐出字句,金髮男人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把樣式獨特的短刀,直指神田,但後者卻是一聲冷笑,身軀驟然躍起,映著身後的一彎勾月,六幻刀刃閃爍嗜血寒芒,直劈而下。
  


  魯貝利亞大宅今夜顯得比平常熱鬧幾分,黑色斗篷的人影川流不息。
  然而,在另一座宅院私建的地窖內,一名失去意識的白髮人兒,雙手被鐵鍊分至左右兩旁懸掛在牆上,纖細的身影在火光搖曳中更顯單薄。

  須臾,鐵鍊傳出細微的碰撞聲,低垂的銀白頭顱動了動,瀏海下的眼眸緩緩睜開……
  「嘶……」
  抬頭時牽動到後頸,不由地倒抽一口氣。

  好痛!這裡是哪裡……

  銀眸望了望周遭,昏迷前的記憶登時浮現。

  他記得他最後在靈斷看到魯貝利亞出現,然後在驚訝之餘被人從背後偷襲得逞……
  換言之,自己被抓到了……

  銀眸四下望望,見無人看守,皓腕一個使力便想掙脫,無奈鐵鍊看似老舊,卻依然堅固,任憑他怎麼拉扯就是斷不了。
  幽幽吐出一口氣,亞連不打算浪費體力,況且自己本身對醫術略有鑽研,從身體無法完全使力和周遭空無一人的狀況研判,他在昏迷時肯定被下了某種藥物……
  「咳咳!」打了個寒噤,喉頭有些發癢,體內的寒氣開始躁動,亞連暗叫不妙。

  拜託,千萬別在這時候發作……

  上方的活板門傳出聲響,接著有人按下機關,活板門下的鐵柵欄鬆動,向兩旁滑開,一名穿著西裝、以連帽斗篷遮去面貌的男子緩緩步下台階。
  只見他悠閒地踱至亞連前方,行了一個標準的紳士禮:「晚安,白蓮小姐。還是,我應該稱呼妳為亞連‧沃克,比較恰當呢?」
  退下斗篷帽子,一雙琥珀眼眸映著火光閃閃發亮。
  「……帝奇‧米克……」銀眸瞠大,語氣中帶著不可置信。
  「很榮幸你還記得我的名字。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究竟我該如何稱呼你呢?」唇邊的笑意加深幾分。
  亞連無奈一笑,原先緊繃的雙肩垂下,他看出那雙琥珀眼瞳中有的是惡作劇得逞的光芒,並無惡意。
  「亞連才是我真正的名字,白蓮只是假名罷了。米克先生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這個嘛,讓你猜猜。猜對了就答應你一件事。」帝奇笑瞇瞇地說道,手指甩著一圈鑰匙。
  「嗯……是拉比請你來的?」他記得這個大叔似乎很喜歡拉比,難道是拉比叫他來救自己的?
  「我也很希望是這個答案,可惜不是。繼續猜吧!」要是那只兔子懂得來找自己幫忙,他就不會以這副模樣出現了。
  無奈地笑笑,帝奇耐心地等著亞連的答案。
  「那是……神田?」亞連的聲音充滿了不確定,但他唯一能想到和帝奇有關的便是這兩個人了。
  帝奇滿意地笑笑:「我跟神田算是老朋友,所以這個答案勉強算對。來吧,說說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呢?」

  雖然是任務,但任務內容可沒規定不能讓他找點樂子,況且眼前這個孩子也曾耍弄過自己哪!

  低頭想了想後,亞連甜甜一笑:「這個嘛,我希望帝奇先生能夠早日和拉比表明心意,可以嗎?」銀眸彎彎,好似勾月,但其中的三分頑皮與七分了然,帝奇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呵,我本來還以為你會要求我放你走呢!」看來這個少年沒有他想像中來的遲鈍嘛!
  「如果米克先生一開始就沒打算放我走的話,就不會和我說這麼多浪費時間了。」揉揉被鐵鍊磨痛的手腕,亞連笑著說道。
  「差不多是這樣。喏!斗篷穿上,還有你的面紗。」點了根菸,帝奇看亞連準備好後,便領著他離開地窖。
  「咦?這裡不是魯貝利亞宅?」走出地窖,眼前陌生的屋宇令亞連吃了一驚,他原先一直以為自己是被關在魯貝利亞宅院底下。
  「這裡是我家。前面左轉就可以看見大門了,不會有人攔你的。你的力氣再過幾小時便會恢復,我先去設法脫住魯貝利亞,見到神田替我問候一聲!」帝奇轉身擺擺手,隨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忘了說,神田還不知道你跟白蓮是同一個人。」琥珀的眼瞳像在暗示什麼,亞連還沒意會過來,帝奇便將他推出轉角,亞連回身還想追問,卻已不見帝奇的蹤影。

  另一方面,拉比一路奔回斷罪樓,卻在門口遇見蘿特。
  「蘿特!亞連被魯貝利亞的人困住了!快帶人去靈斷──」
  「別擔心。」
  蘿特右手拿著糖葫蘆,左手指尖停著一隻罕見的紫色鳳蝶,一臉平靜的打斷拉比。
  「妳已經知道了?」祖母綠的眼眸微瞇,拉比頓時冷靜下來。
  「嗯……這解釋起來要花很多時間耶!」皺皺眉,蘿特一臉怕麻煩的模樣,但隨即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不過你若真想知道也行,不過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早知道這頑皮的小鬼不會讓自己好過,拉比一臉認命的無奈。
  「條件就是──找出迪克。」將雙手背在背後,蘿特的笑容宛如蜜糖般,眼中閃過一抹算計。
  「妳怎麼知道這個名字?難道妳……」迪克這個名字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大的秘密?為什麼連蘿特也知道?
  「別亂想唷!找出答案我再告訴你。好好加油吧!」女孩一蹦一跳的離開,但在那笑容底下卻是憂心與焦慮。
  拉比得加緊腳步才行了,不然她擔心有人會因為等不下去,而做出無法挽回的事……


--------------------------------------------------------------------------------------------------------------
那個......非常不要命跟大家說一件事
就是......我要準備考期中考了......所以......
近期應該不會有更新......〈小聲〈被眾人揍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