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幾世紀以前,日本和中國有相當頻繁的接觸,中國的文化與民俗也隨之傳入日本,其中也不乏遙遠西域的種種祕術與蠱毒。然而自從朝中大臣們頻頻利用此種方法除掉異己後,天皇便嚴格禁止這類的書籍與養蠱,凡是被發現家中飼養蠱的,一律抄家,嚴重甚至株連九族。此外,天皇更下令史官不許記載,以免後人得知,將其用來害人,因此,現今日本幾乎找不到任何與此相關的記載。

  但還是有人言之鑿鑿,說是有一族人將這些祕術悄悄流傳了下來。儘管外面人人都聽說過,但誰拿不出證據證實那些東西還存在。
  時間久了,謠言變成故事,而故事,成了傳說。

 

  十五年前,正值美軍強行打破日本的鎖國時代。在那場戰役之後,德川幕府首先遭到推翻,接著明治天皇即位,實施明治維新並遷都江戶,改名為東京。在這同時,皇城內卻有三股強大的勢力也隨之興起。

  在這三股勢力中最為惡名昭彰的便是由年輕的魯貝利亞所率領的一幫人,他們干預朝政,明治天皇有名無實,實質決策完全落在魯貝利亞一干人等身上,據說他甚至有一支自己的秘密親衛隊──鴉。
  另外兩股勢力則有別於魯貝利亞的高調做法,悄悄在黑暗中擴展著,同時在魯貝利亞等人做得太超過時,派出殺手或是秘密人士出面擾亂嚇阻,這使得魯貝利亞等人相當氣惱,卻又因敵暗我明而無從下手。
  而坐落在醉花町的斷罪樓,正是民眾謠傳其中一股祕密勢力的集中地。不僅因為樓主神秘莫測,更是因為獨獨此樓的歌伎賣藝不賣身。要知道在醉花町除了尋歡客與性愛交易外,其實更多的是情報進出,因此斷罪樓的特立獨行與醉花町的特殊地帶相連在一起,免不了引人猜疑。
  但最讓人百思不解的是第三股勢力,從來都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街坊間謠傳著那是個培育殺手的地下組織,但誰也不知道他們的據點在哪裡、統帥者是誰,僅有的線索便是十一年前那場驚動全國的事件。
  據說那是第一次有兩股強大的勢力正面交鋒。

  那一夜,拂過皇城的風中帶著濃濃的死亡氣息,而皇城內的人民早早便接到秘密通知,家家戶戶門窗緊閉,街道上空無一人。然而還是有少數好奇的百姓沒有乖乖照辦。如今,曾親眼目睹那時情景的人們還心有餘悸。那些老人家們口口聲聲說道,從來沒看過如此駭人的場面。

  數不清穿著黑斗篷、戴面具,隸屬於鴉的成員警戒地埋伏在皇城各個角落,然而在滿月的夜空下,十三名額上刺著十字架的人卻在一夜之內將其全數殺光,手法極致的乾淨俐落,連一絲血跡都沒有留下,若不是親眼看見那遍地的屍骸,絕不會有人相信這裡曾發生過一場大屠殺。
  其中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在那夜之後,魯貝利亞的宅邸大門上,有著用血跡所寫成、大大的幾個英文字母──『NOAH』。

  自此,三股勢力受到證實,而諾亞組織果敢大膽、冷酷無情的作風也深深印在世人心中,成為神話。

 


  「我們諾亞組織原本一直在地下秘密培育著各式各樣的人才,本來想說等到天皇自那個腦後禿手上奪回政權之後,可以為國家出點力的。可沒想到,十一年前那件事卻逼得我們組織不得不有所行動。」伯爵偏著頭,好似在回憶著:「當時我們組織裡有個我很疼愛的孩子,他的家族世世代代守護著一份秘密文獻,那是關於民間故事裡所提到的祕術蠱毒,是一份非常詳細的紀錄。然而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被腦後禿知道了,他便暗中派遣殺手搶奪這份文獻,同時又在朝政上對百姓下令課重稅以及強制交出家中男丁,美其名是要仿效西方改革建設,所以需要人力,實際上只是要聲東擊西,讓我們將注意力放在人民身上。」
  神田默默聽著,同時思索著這些這事情和亞連的關連性。伯爵喝了口茶後繼續說道:「等我們將這邊的事情處理好之後,我們才接到通知,那孩子在遠方的家宅遭人一夜血洗,但錢財卻沒有短少,獨獨那份文獻不翼而飛。而那些死亡人口中獨獨沒有見到他哥哥的屍體,當時大家都猜想,或許是他哥哥帶著那份文獻逃走了。事實不然,幾年後,我們接到他哥哥的消息,他滿心歡喜的趕過去,但他哥哥卻在前一刻因蠱毒發作身亡,僅僅留下一名五歲大的孩子。」
  伯爵說到這裡,神田心中已經瞭然許多,但他不解的是:「那個人呢?他為什麼沒有親自照顧那個孩子?」「他誓死要為家人報仇,同時也要奪回文獻。在得知是腦後禿害死他全家之後,便祕密計畫潛入暗殺,然而,他卻中了對方的蠱毒陷阱,最後跟他的家人一樣,喪了性命。」伯爵的眼中閃過一抹幾不可見的哀傷。
  「後來你便把亞連交給克勞斯照顧,因為你發現組織內有背叛者,擔心對方得知亞連的存在後,會不計一切代價殺了他。」神田接著說道。
  「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孩子~你說的沒錯,那個孩子一向謹慎細心,不可能出差錯。之後我暗中整頓肅清內部,果真抓到一隻老鼠。」伯爵的笑容中多了些冷酷殺意:「那隻老鼠還是當時諾亞最強的十三人之一呢!所幸那隻老鼠還來不及把亞連‧沃克的事情傳出去,不然恐怕又得多一個無辜受害者。」
  「無辜受害者?」神田挑眉問道。
  「怎麼?那孩子沒跟你說過嗎?他是瑪那‧沃克的養子啊!」無視於神田的震驚,伯爵語氣轉為開心:「那件事之後,我決定要重新尋找十三名孩子,而且這次是要從小就開始培育訓練,然後你們便一個個出現在我面前囉。如今證明我的想法沒有錯,你們真的十分完美呢。」
  「我可不是自願到這兒來的。」墨黑的眼瞇了瞇,冷硬地否認。
  「哎呀呀~~差點忘了你是我向狄耶特要來的,真是年紀大了記性也跟著變差呢~~」伯爵邊說邊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不打算繼續搭理那位老謀深算卻又常常裝死裝活的老者,黑色的衣襬在空中劃出一道圓弧:「我暫時不接任務。」尾音未落,人已遠去。
  「哎呀呀~~這樣做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雖然說本來是設定小神田和那孩子接觸過後會慢慢恢復記憶的,但亞連‧沃克那個孩子身上好像還有發生其他事……」偏著頭,伯爵喝著茶,一邊兀自沉思這個慢了很多拍才想到的問題。
  


  離開諾亞的根據地之後,神田隱藏起自己的氣息回到斷罪樓。
  現在就只差豆芽菜的記憶還沒弄清楚了。這件事,或許就只有那個男人才知道。思及至此,黑色的身影毫不猶豫地直接登上斷罪樓頂。

  在那兒,一名紅髮男人彷彿是早知道他的到來似的,穩坐在主位上。沒有被面具遮住的嘴角勾起笑容:「今天又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神田大人。不,應該是說──諾亞的小鬼。」

------------------------------------------------------------------------------------------------
忙忙忙忙忙忙忙忙────
一大堆報告要做、一大堆考試要考、重點是我重感冒明天還得跑大隊接力〈抓狂ing
但我現在只想敲文其他啥都不想做〈自暴自棄

哪哪!亞連的身世終於揭開了〈放鞭炮
是說為了這孩子的身世我頭都快想破了,好不容易有了靈感狂打,結果一敲便敲到半夜2點
媽啊!我隔天的課是早上八點啊!〈驚悚臉
結果,我隔天光榮地遲到了〈嘆〉那可是人家求學生涯中第一次遲到啊〈哀號
亞連哪亞連~~你看你多偉大啊~~
看在我那麼犧牲的份上,幫幫忙讓我不用跑那該死的大隊接力吧〈被拍飛
神:〈抱住亞連〉不要叫我家豆芽做那種沒意義的事情〈狠瞪
風:......〈欲哭無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