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對他而言,是遊樂場;對他而言,是場宴會。


白日時分。
帶著紳士微笑,他遊走在富豪權貴,也徘徊於貧民老弱;帶著陽光爽朗,他穿梭在黑白兩地,也出沒於不同時空。

黑夜來臨。
帶著荊棘十字,他漫步在暗紅鐵銹,同時扮演死神與上帝;帶著玩世不恭,他翱翔在過去未來,同時擁有破壞與救贖。

他和他,白天和黑夜,擁有不同面貌,在不同事物面前。

「這世界,對我而言是場假面舞會。」他替自己貼上書人的標籤說。
「對我而言,只是個殘破的舞台。」他替自己刻上諾亞的標誌說。
他笑的雲淡風輕;他笑的無愛無欲。

「我和你,現在是拉比和帝奇。」他輕快的戴上面具。
「是啊,當我和你名為拉比和帝奇的時候。」他優雅的繫好緞帶。
他笑的瞭然明白;他笑的溫柔斯文。

「你是誰?」「驅魔師。」
「你又是誰?」「諾亞。」
槌子和紫蝶互碰,他和他相視,看見眼眸深處。

夕陽西下。
「現在,你是你,我是我。」他低喃。
「名為真實的你和真實的我。」他淺笑。
假面宴會,戴上面具;虛偽舞蹈,沒有永恆。

午夜月光。
他仰首,他低頭,影子融為一片黑暗。

不在乎你始終變換不同樣貌,只要明白面具後的你,就連虛偽的假面也是真實的一部分。

他獨自在舞會中翩然起舞;他孑然於眾生中優雅享樂。

真實之心交付予你,咫尺天涯何須孤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