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霧中向偽神祈禱
在雨中向你的神許願
流星消失的速度太快
我只能選擇讓自己變成流星
帶著願望
消逝──

 

那個男人總是笑的狂妄無所畏懼,那個少年總是笑的溫和冷漠、雲淡風輕。
也許在初次相遇時,他們曾為彼此震懾,縱然他們不甚在意,但那短暫的剎那卻足以改變未來。

『這世上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第二次相遇時,少年心頭浮現了這句在某本書中所看見的話。

也許,他們的相遇是必然。

 


男人發現自己的視線似乎總在人群中無意的搜尋著橘色,少年發現自己總在紀錄歷史時重複書寫著男人的名字。
後來,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戀人。

「哪,帝奇,如果你不再是諾亞,你還會記得我嗎?」翡翠的綠眸染了灰,少年發現自己原來並不是無愛無慾,而是因為自己沒有遇上這個男人。
「不管變成誰,我都不會忘記我最愛的小兔子唷!」男人笑著在少年臉上偷了個香,在順勢吻上甜美的唇,大手也不安分的游移著。
「唔......帝奇......」少年皺眉看著眼前不正經的戀人。
「我親愛的小兔子不是覺得不安嗎?身為戀人的我理所當然要撫平你的不安啊!」根本就是藉安撫之名行偷吃之實。
「騙小孩啊......」雖然這種事早就習慣了,但嘴上還是抱怨了幾句。

哈,是不是騙小孩他可管不著,只是眼前既有美味的兔子大餐哪來不吃的道理?!

 

月已高升,男人看著身側熟睡的少年,俊眉微擰。
其實男人自己也不確定如果哪天自己不再是諾亞,是否還能留住彼此的回憶,但值得欣慰的是,男人肯定,自己一定會不斷的再度愛上眼前的少年──不論變成什麼。
「拉比......我親愛的小兔子......」低聲呢喃著,男人吻著睡夢中的少年,彷彿是悲嘆,又像是眷戀疼惜著什麼,然而少年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當然男人也不曾發現,少年時常在黎明時分睜開雙眼細細地描繪男人的臉龐,像是要將他印在靈魂深處,帶點掙扎與愧疚。


後來,男人在少年眼前戰敗,就如同他們當初的假設般,只是結果並不相同。
體內的諾亞因子吞噬了男人,除了戰鬥與殺戮,他什麼也不記得了。

少年冷靜地看著這個陌生的對手,心裡已做好準備。

 

就算必須死亡,我也會親手毀了你;最算到了最終,我也不會讓他人玷污你──
我永遠都是屬於你的兔子,所以,你也必須永遠擁抱我──

 


烈火燃燒,火龍圍繞,男人與少年彷彿聽見彼此心中最深最深,卻從沒說出口的祈求──

 

──『永遠愛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