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在一處終年飄雪的土地上,有一個歡樂而富庶的王國。在王國中心有一座藍白色的城堡,裡頭住著一對恩愛仁慈的國王與皇后。

 

  「嘻嘻嘻~生了嗎?」老國王在床帳外急得滿頭大汗,但臉上仍掛著大咧咧的笑容。
  負責接生的醫生在床帳內同樣滿頭大汗,探出頭叫道:「豈、豈稟陛下,皇后她……難、難產……!」
  「難產?難產你還有時間說話?!還不救人~嘻嘻嘻!」
  「陛、陛下,您……您還是別笑了,皇后陛下已經氣的臉色發白了!」這回說話的不是醫生,而是女僕。
  「嘻嘻嘻~我這狂笑病是不治之症,她婚前就知道了有什麼好氣?死了嗎?」
  床帳內的醫生哭笑不得。他們的國王天生就有一張笑臉,只要開口必定帶著笑聲,看著和藹可親,可在某些時候實在讓人難以和他一同歡笑,比方說,現在。
  「陛下,皇后陛下她……」醫生努力再努力,一再搶救後,終歸只能掏出白布蓋上,垂著腦袋向國王搖搖頭。
  國王鏡片後的雙眼頓時分泌出許多淚珠,一顆顆滑過咧開的嘴角,彷彿哭喪的小丑,滑稽又可憐。
  皇后死去,舉國哀弔,國王親自護送棺木至城外。自古以來,皇室成員死去皆葬於城外,希冀他們的英靈能夠繼續守護國土與家園。
  在皇后棺木放入墓穴的同時,一聲嬰孩的啼哭衝破周圍的啜泣聲。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全傻住了,直到王國探進皇后的墓碑後方再轉身出來,眾大臣的視線一致集中在國王臂彎裡的嬰孩上。
  那是一個才出生沒多久的嬰兒,擁有雪一樣的皮膚和紅玫瑰般的雙唇,一雙眼睛像銀白的月亮,正眨也不眨的望著國王。
  「嘻嘻嘻~雖然不知道你的母親是誰,但今天我失去了孩子和妻子,你就成為我的孩子吧嘻嘻~」國王看著懷中的嬰兒良久,道:「就叫你白雪吧,願你繼承皇后的美貌,白雪公主,嘻嘻~」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白雪公主逐漸成長為一個心地善良、滿面笑容的孩子,除了某個時刻──
  「我不要穿裙子──!!!」白雪公主清脆的聲音在清晨時分響徹城堡,一如過去的十幾年。
  「殿下、殿下!」女僕們也依照貫例的賣力追逐前方狂奔的白髮少年,手中美麗的公主裝在後方飄飄蕩蕩,卻只讓白髮少年的驚恐加倍。
  女僕們怎麼也搞不懂為何平時溫柔和順的公主只要一聽見穿裙子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開始到處逃竄,明明一頭白雪似的長髮和銀灰的眼眸襯著天空藍的公主服是再美也不過的事情啊!
  狂奔中的白雪公主欲哭無淚,心裡不住無奈自家老爹在撿到自己時怎也不看清楚性別就先取了名字,居然還說出要他繼承皇后的美貌這種話──雖然他也的確不負眾望的面貌不俗就是了……

 

  故事進行到這裡,我只想說,是的,各位看倌,不要懷疑──雖然看這文章標題大概也沒人會懷疑──咱們的白雪公主是男的,活色生香的大好青春少年郎一枚。
  於是我們繼續看下去──

 

  為了彌補白雪公主,國王私底下也替他了取一個『亞連』的名字,但這卻是不對外公開的事情,其原因除了國王的面子,還是國王的面子。
  由於國王的面子,因此白雪公主亞連不得不忍耐除了穿裙子以外的所有女性要求,天知道每天早晨他多想轉頭哭喊一聲『我是男的!男的!』,卻因為國王的面子而作罷。

 

  這天,亞連一如往常的逃進後花園,他身手敏捷的彎腰鑽進薔薇花叢中,巧妙地避開那些尖尖長長的刺,在花叢後方有一處秘密的小門通往城堡外,除了他和國王之外沒有人知道。
  城堡的後方緊挨著樹林,據說,在那片漆黑的森林深處住著會吃人的食人妖,以及帶著黑貓遊走、專門拐騙吃掉小孩的巫婆,可對於從小最大樂趣就是溜出皇宮躲進森林裡玩耍的亞連來說,這些傳言根本可笑的無以復加。
  「呼──」逃出城堡的亞連深深吸了口自由的空氣,臉上頓時揚起暖暖的微笑。
  「亞連,你又逃跑啦~~」嬌嫩的女孩嗓音自上方響起,亞連想也不想的抬頭朝參天的古木笑道:「早安!蘿特、露露貝爾。」
  接著,一抹嬌小的身影懷裡抱著一只黑貓自樹上躍下,黑色斗篷輕柔翻飛,一雙穿著哥德式黑白橫條紋長襪與高跟尖頭短靴的腳直直併攏著落在亞連面前。
  個頭嬌小的身影掀開斗篷帽,懷裡黑貓同時躍上亞連肩頭,童稚的嗓音帶著笑意響起:「早安,亞連,今天來玩吧!」
  「嗯!」
  將一頭長髮束在腦後,亞連笑咪咪的跟著一人一貓走入森林深處。

 


  與此同時,城堡內也來了一隊不速之客,那是鄰國早年喪夫的皇后以及他們唯一的王子。
  然而,這位皇后事實上是王子的繼母,更有謠傳,說國王和皇后是先後死於這位現任皇后之手,唯獨聰明過人的小王子屢次逃過她的魔爪,長大成一名俊美的青年。
  「嘻嘻嘻~鄰國的皇后果然如傳說中的美艷無雙,遠道而來,不知有何貴幹?」
  「我是來結親的。」皇后昂著下巴道。
  「噢,你和我是不可能的,嘻嘻~不好意思,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嘻嘻嘻~~」
  「……我指的是,我的兒子和白雪公主。」皇后額際的青筋隱隱暴跳。
  「噢,嘻嘻嘻~~那得問問白雪公主才行了。」國王不甚在意的道,隨即偏頭彷彿想到什麼般驚呼一聲:「哎呀呀~~那孩子現在不在宮中呢,要不這事兒就晚點再說罷。」國王隨意的擺擺手。
  「什……!先不說你身為一國之主竟如此隨意,就是對於我這鄰國皇后也不該用這般招呼下人的手勢與口吻──」
  國王笑嘻嘻的冷冷掃了皇后一眼,打斷道:「嘻嘻嘻~在我的地盤,我要怎麼對待是由我決定,若有不滿,隨時請回嘍!嘻嘻嘻~~要滾要等請便不送~」
  皇后氣的說不出話,轉過身,長裙裙襬狠狠一甩,向一旁的女僕道:「帶路!」
  而在皇后身後,始終保持沉默的王子卻在離開前瞥了高高在上的國王一眼,淡漠的目光難得帶著幾分認同,與國王視線相接時,雙方皆不著痕跡的點了下頭。

 


  在森林深處有一座小木屋,裡頭住著七個人,他們既不是傳說中貪婪的小矮人或妖精,也不是食人妖,而是貨真價實的皇室成員子女。
  論輩份,他們是白雪公主的遠親兄弟姊妹;論關係,他們比較像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論用途,卻是為了防止現在的皇家體系受到破壞、兼具暗殺者與王儲兩種身分的存在。因此,他們被藏在樹林中,除了皇室成員之外無人知曉。

 

  「早安,拉比──啊、還有帝奇!」亞連看著一前一後衝出門的兩位兄長笑嘻嘻揮手招呼。
  「早!亞連──啊啊啊啊啊啊你這死變態給我滾遠點、紅色洋裝什麼的要穿你自己穿吧!!」前面逃竄的是拉比。
  「小兔子~~~」後面狂追的是帝奇,「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原來小兔子今天早晨是想跟我玩你追我跑的愛的遊戲。小兔子,你儘管跑吧,我會一直追在你後面的,不要擔心噢噢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過來你這該死的變態啊啊啊啊啊──!!!!」
  「真是充滿活力的早晨啊。」亞連目送著遠去的兩道身影笑著搖搖頭,隨即轉身進屋。
  「麵包、湯。」蘿特俐落的揮揮手,木製餐桌上的長條麵包和一碗濃湯應聲飛到亞連面前穩穩的停住,「快吃吧。」
  「謝謝!」亞連不客氣的大快朵頤。雖然皇室成員每個都有不同的能力──帝奇的拒絕萬物、拉比出生時含著的大槌小槌、露露貝爾的貓化……但亞連還是覺得蘿特的能力最方便,在她創造出的空間中,她簡直跟魔法師一樣可以隨心所欲。
  「我吃飽了!多謝招待!」亞連一會兒掃光食物,笑咪咪道:「今天是上市集採買的日子對吧?露露貝爾。」
  餐桌邊的黑貓抬起眼,輕輕的點了點頭,一旁的雙生子隨即開始吵鬧:「要去要去~~」「閉嘴!你給我去撿木柴!」「嘻嘻嘻木柴~~大衛是廢柴~~」「殺了你喔!!」……
  「走吧走吧,亞連~」蘿特換上普通小女孩的裝扮,笑嘻嘻的拉著同樣換上男裝的亞連的手往外跑。
  「好好,走吧。」

 


  另一方面,鄰國的王子此時正繃著一張臉走出城堡,原因絕對不是看到繼母吃癟而不爽,而是太爽,爽到幾乎要不顧形象的大笑卻為了要保持形象而無法。
  外界的謠傳有一半是真的,繼母毒死了他的生母,但他的父親卻是因為縱慾過度而死的,說起來也算活該。從小到大他企圖殺死繼母無數次,卻始終無法成功,直到懂事後,他偶然看見繼母對著一面鏡子說話,這才明白,他的繼母竟是個活了數百年老巫婆──虧她有臉裝的年輕貌美!
  於是,他在繼母沒發現的狀態下開始暗中偷聽繼母與鏡子的對話。他逐漸明白他的繼母是個重視外貌到近乎病態的女人,她總是日復一日的問著魔鏡『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而鏡子總是回答『這世界上最美麗的人是皇后陛下您。』,千篇一律的開場白聽的人發膩,可繼母卻樂此不疲,但真正讓王子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那面魔鏡能夠洞悉世事,它總是先一步將他心裡的謀殺計劃告訴皇后,以至於他總是失敗,而他的繼母每每想殺他,卻總在盯著他的臉時下不了手。雖然不願承認,但也許,他是靠著這張俊美的容貌活下來的……
  懷著這個傷人自尊的念頭,他開始努力的鍛鍊自己,無數次自己將自己逼入絕境再浴火重生,如此這般,他漸漸成長為現在這個冷漠如冰雕像般強悍而美麗的王子。

 

  直到前幾天,他頭一次聽見魔鏡說出不一樣的開場白──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世界上最美麗的人是鄰國的白雪公主。』
  這是數十年來他頭一次看見繼母在鏡子前露出陰狠醜陋的模樣。
  魔鏡繼續道:『白雪公主擁有雪一樣的皮膚和紅玫瑰般的雙唇、像銀白的月亮的雙眼以及善良純潔的心,最終,他會與優王子結合。』
  聞言,皇后卻像鬆了口氣般,他重新揚起笑容:『既然如此,那我是該早些替他倆辦婚事,讓她嫁到我的地盤,到時,要殺要剮全憑我做主,我依舊會是全世界最美的人。』
  此時的優王子早已沒那心思繼續聽,皇后尖銳的狂笑掩蓋了魔鏡的話語,而他悄悄溜回房,滿腦子思緒竟輕易被魔鏡的預言占據。

 

  像雪一樣乾淨純潔的美麗公主……他想著,突然感到有些厭惡,那感覺就像白雪公主的純潔善良在嘲笑著他扭曲黑暗的內心與童年,他不懂什麼是愛、什麼是笑,可是在世界另一個地方卻有著另一個和他同樣身分而無比幸福的女孩,他說不清是嫉妒還是羨慕,只是越想越是厭惡,分不出是對她亦或自己……
  然後,他跟著繼母來到了這個國度,準備會會這個傳說中最美的公主。

 

 

 

 

拖欠了許久的風仔生日賀文,風仔對不起,我現在才生出來(跪
但我真的沒忘記要給你噢噢噢,遲了幾個月,祝你生日快樂~^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