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連在回宮殿的路上遇到拉比,他正想開口招呼,但對方卻是滿臉驚慌的游到自己面前,劈頭就是一句:「不好了!」
  亞連滿頭霧水,問道:「怎麼了?」
  「昨晚你去哪了?你父親特地給你辦了生日宴會,我趕不回去,剛剛才知道你也沒回去,陛下正在不高興呢!」
  亞連這才猛然驚覺昨天是自己生日,一想到自家父皇費心準備了盛大的宴會卻找不著自己的感受與憤怒,二話不說拉著拉比便往皇宮衝!


  「亞連殿下!等等!」
  一銀一橘才衝到宮門口,便讓一旁的俾女攔了下來,亞連認出來眼前的俾女是母后的心腹,趕忙停下,尾隨她游到不起眼的角落。
  「殿下,皇后特地命我在裡等您,就是要我轉告兩位,請先想好一番說詞,別莽莽撞撞的衝進去,否則會讓陛下更生氣的。」
  亞連和拉比對看一眼,兩個人都想問對方逃走之後為什麼沒有直接回宮,可由於顧慮到自己也沒有回宮,只得沉默以對,最後還是拉比率先開口:「我們就乾脆一點,老實告訴國王我們被鯊魚追,至於為什麼遇見鯊魚,就說是我們不小心跑到船墳墓附近被盯上的,如何?」
  亞連想了想,點點頭道:「這樣說應該能瞞過父王,但母后……」母后雖然脾氣溫和,但觀察力非比尋常,從小到大什麼心事都瞞不過她……
  「先過陛下那一關吧。」皇后比較好說話,就算猜到他們去船墳場,說不定也只當他們去探險好玩,根本不會過問。
  兩名人魚少年對看一眼,一同游進皇宮大殿。
  大殿上,老國王確實很憤怒,但看在兩個孩子被鯊魚追的分上,最終仍是原諒了他們,只是罰他們每天早晨清掃整理海底花園。兩人告退時,亞連清楚地看見一旁皇后若有所思的神色。


  在暴風雨中離奇失蹤的王子回到宮殿,眾人皆大喜過望,只是王子在海中泡了一夜的冰冷海水,回來時大病一場,讓國王和皇后擔心不已,畢竟他們孩子從小雖然話不多但極少生病,更別提像這樣發高燒昏睡的情況,更是從來沒有。
  優王子雖然意識昏昏沉沉的,可總不時睜開眼睛觀看窗外的天色。婢女們雖然覺得奇怪,可面對重病的王子和憂心不已的國王、皇后,誰也不敢多問。

  直到隔天清晨,當婢女走進王子臥房時,眼前只見空蕩蕩的床鋪,嚇的滿手東西掉一地,慌忙的叫來其他人。一夥人不敢驚動國王皇后,只得偷偷摸摸的滿皇宮找,就差沒將整個皇宮倒過來找。

  而這場動亂的罪魁禍首優王子,此時卻靜靜的坐在海岬邊,漆黑的眼眸蘊著等待,始終凝望著海面。

  「你還滿守信用的嘛!」
  朝陽升起前,一抹銀白色的影子自礁石後方探出半個身體,笑著看向岸邊的人。
  「你遲到了,豆芽菜。」優王子淡聲道,隨即看見對方疑惑的歪著腦袋道:「我的名字是亞連。豆芽菜是什麼?」
  「……」面對人魚的問題,優王子一下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緩緩走入淺水,招手示意對方靠近一點。
  亞連沒多想,只是照對方的意思來到淺灘,輕輕將銀色的尾巴彎起坐在淺水中,銀眸看著底下的沙灘,感覺十分新鮮。
  細長的手指還來不及好好觸摸沙子的質感,整個人便先讓優王子攬進懷裡。
  「喂……呃?你的身體好燙!」赤裸的上半身緊貼在優王子胸前,對方身上滾燙的熱度著實地傳遞到自己微涼的皮膚上,亞連忍不住皺起眉。
  「我不叫喂……笨豆芽……」優王子坐在水裡,下半身海水的冰涼與上半身的燙熱在體內衝突,可一雙墨瞳仍執著地看著眼前的人魚,彷彿一眨眼對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叫我優……咳!」
  「哎?你──優!」墨色的瞳終於支撐不住的緩緩闔上,亞連的直覺知道眼前的人不對勁,可自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幫他,拼命呼喊也不見對方睜開眼睛,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亞連?」
  驀地,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亞連回頭,只見不遠處一抹橘紅浮上水面,當下也顧不得什麼禁忌,直接將拉比拉過來想辦法。
  拉比乍見生人狠狠嚇了一跳,差點要轉身潛回海裡,可見一旁亞連著急的模樣,還是忍住了這股衝動,心想反正也不是沒見過人類,上次那個人自己還不是也救了。
  待拉比趨近細瞧,這才發覺優王子早已昏迷,腦中翻出自家烏龜老書人教導給自己的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知識,雖然仍是不知道眼前這個人類發生什麼事,但至少確定不該讓他繼續待在水裡,畢竟人類是活在陸地上的,還是先將人弄回陸地上吧。
  「拉比,他會不會就這樣死掉?」亞連和拉比先將優王子推拖拉到碰不到海水的地方,這才游回海中。
  「難說……」拉比認真的思考著,眼光突然瞄到一旁滿臉難受的好友,這才驚覺自己說錯話,趕忙安慰道:「沒事、沒事,等等就會有其他人類發現他的,沒事的……」
  「那萬一都沒有人類發現他呢?這裡這麼偏僻……」亞連望了望毫無人跡的周遭,心裡突然浮現一個念頭,「拉比,我問你,你知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讓我變成人類?」
  「啊?!!」友人不可思議的發言讓拉比幾乎以為自己耳朵被人惡作劇塞了水草以至於聽錯了,一雙碧眸睜得大大的,「亞連,你剛才有說話嗎?」
  「有。」銀眸內無比認真,「我問你知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變成人類。」
  拉比愣愣的看著亞連好一會兒,緩緩道:「亞連,別開玩笑了。先不說規定如何或是你父王願不願意,光是我們人魚族長達千百年的壽命就不值得你犧牲換來人類不到百年的時光。我不知道你對這個人有什麼想法,但我們現在回海底,用不了幾年你就會忘了他的。」
  「拉比,我沒有在開玩笑,我不是要永遠成為人類,只是哪怕一下子也好,我想救他!」亞連抓著好友,「算我拜託你,幫幫我,好嗎?拉比。」人魚的眼淚隨亞連顫抖的聲線落入海中,在柔白的淺水中凝成一顆顆透白的珍珠。
  「……」人魚族的眼淚有多麼珍貴,唯有真正觸動內心時流下的眼淚才會化為真珠,成為大海的禮物,他該怎麼做?
  「……跟我來。」拉比儘管心裡猶豫,仍是選擇帶著亞連游向自己藏滿東西的海底洞穴。

  橘色身影在滿是小洞的洞壁前停下,半猶豫的伸手自其中一個洞中取出一團色澤怪異的水草類植物,「這個東西是我很小的時候──在認識你之前,從一個女巫那裡偷來的,烏龜老頭說,這玩意兒能夠將人魚的尾巴變成人類的雙腳,但相對的,他會奪走人魚身上的某樣東西做為交換,而且就算尾巴變成人類的腳,也會刺痛不已,除非泡在海水中,否則刺痛會一直持續……亞連,放棄吧,就算你不變成人類,那個人也不一定會死啊。」
  「拉比,我想救他,我願意賭賭看。」亞連輕輕扳開拉比握著水草的手指,「不論我吃下去以後發生什麼事,都別告訴我的父王和母后。」
  拉比想阻止,但亞連早已將水草嚥下喉嚨!
  碧眸眼睜睜看著好友的臉因痛苦而緊皺,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亞連雙手緊緊握著自己的喉嚨,全身幾乎縮成一團,月光般的銀色尾巴卻慢慢分成了兩隻腳。
  「亞連!」尾巴完全蛻變完的剎那,亞連全身一鬆,拉比趕忙托住他拼命往上海面上游。

  「呼、呼……亞連、亞連!」拉比衝出水面,一邊往岸邊游,一邊輕拍著好友的臉頰,直到對方終於輕輕睜開眼睛,「亞連?你等等!我現在就送你到岸上。」
  亞連微微一笑,張口想道謝,卻發覺自己竟出不了聲!一旁的拉比也查覺到他的異樣,愣了下,不忍的緩緩道:「亞連,它帶走了你的聲音……」
  擁有了雙腿的銀髮人魚忍著淚,輕輕的點了點頭。

 

  拉比眼看著好友吃力的用不習慣的人類雙腿將那名昏迷的人類少年拖行到附近有人的地方求援,絲毫沒注意到自己下方的海底也在不知不覺中多了幾顆柔白的珍珠。
  他一邊遠遠望著亞連離去,一邊想著自己該如何向國王皇后交待,冷不防一張魚網當頭罩下!
  拉比暗叫了聲不好,努力想掙脫魚網,遠處後方響起一聲口哨伴隨驚嘆:「哇喔──」接著他便感到魚網正將他一路往那聲音的方向帶去。
  帝奇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剛歷劫重生就網到一條大魚,心想自己沒回去覆命是對的,當漁夫或水手說不定比當什麼侍衛更適合自己。
  碧眸狠狠瞪著將自己網來的那名人類,對方只有一個人,操著一隻木舟,一身不知道是水手還是漁夫的裝扮,黝黑的膚色和熟悉的臉孔逐漸喚起他的記憶──
  拉比心裡直叫倒楣,敢情面前這混帳就是他在那夜暴風雨中所救的傢伙啊!早知道他今天會抓住自己那時候說什麼都不應該救他!
  帝奇打量著面前的漂亮人魚,橘紅色的尾巴在太陽下折射彩光,豔麗的橘紅髮絲襯著一雙碧綠的眼珠與白皙的膚色一路延伸到平坦濕潤的胸口──
  感覺到下腹起了一絲衝動,帝奇忍不住抹抹臉暗罵,難怪水手們總說人魚是種美麗而危險的傳說生物,如今自己算是了解了。
  「放我下去……」離開海水太久,加上陽光炙烈,拉比只覺得全身燙的發痛,彷彿體內的水分都被急速抽離。
  「啊、抱歉!」帝奇趕忙將拉起的網子放回水裡,看著在水裡面色逐漸紓緩的人魚少年,突然開口:「我們……見過嗎?」那個在水中像流光般的橘紅色彩霞……
  拉比懶得理他,只顧著解開魚網,流光輾轉的橘紅色尾巴在水中起浮拍打,看的帝奇越發肯定,索性伸手扳過他的肩膀道:「是你救我上岸的?你會說話嗎?」
  「是,對,我會!還不快放我走!」自己好心沒好報就算了,最該死的是這網子怎麼就是弄不開也弄不破啊!
  帝奇見他掙扎的猛烈,反射性的抓住他手腕,「你……」想說點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對方是救過自己的人魚,按理說自己是要道謝,可是道完謝之後呢?自己要如何才能再見到他?
  拉比嚇一跳,忙著想抽回手,碧眸更是狠狠的瞪向帝奇。
  「不是、我……」帝奇頓了頓,金眸瞥見拉比手臂在掙扎時被魚鉤劃到的細長傷口正微微泛出猩紅,趕忙先將人抱進懷裡,不顧懷中少年死命的掙扎抓打,隨手拿出一條手帕就著傷口綁上。
  「……」拉比睜著大大的綠眸,將對方的動作從頭到尾看在眼裡,慢慢停止了掙扎。
  「先這樣止血吧。」帝奇稍稍放開懷裡的少年,順便解開魚網,同時掬幾把海水潑到對方身上,免得少年像剛才那樣痛苦不已。
  「另外……謝謝你救了我。」被懷裡的人魚少年盯的有些窘迫,帝奇搔搔頭笑道。
  拉比盯著他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不客氣。」
  輕輕讓少年自懷中滑進水裡,帝奇笑咪咪的道:「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人魚真的存在,而且真的很漂亮。哪,我叫帝奇,你呢?」
  「拉比。還有,我是公的。」拉比淡淡道。雖然人魚族確實各個漂亮,可他知道人類大多是在母性身上使用漂亮這個字眼,所以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眼前這個公母不分的人類。
  「我知道。」帝奇忍著笑意,心裡覺得眼前少年認真的模樣實在是可愛到沒話說,若是自己現在笑出來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可還是忍不住往對方嘴角啄了一下,「還能再見你嗎?」
  拉比的回答是直接往對方臉上潑一巴掌水,身體往下一潛,迅速游開到魚網捕不到的距離,有些示威的浮出水面再轉身躍入水中。
  這次帝奇反倒不像剛才那般慌張,嘴角噙著笑意,他突然有種說不上來的直覺──他們一定還會再見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瓶水 的頭像
半瓶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