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木在鬼王懷裡擺著腰,身下濕潤黏膩的後庭緊緊含吮著鬼王紫紅猙獰、宛若嬰兒手臂粗細的性器,隨著茨木骨盆與腰腹的晃動進出,胸前茱萸高高硬挺著,周圍還有著一圈鬼王明晃晃的牙印,宛如在宣示主權一般。

酒吞腰腹肌肉緊繃,每一下發力都狠狠將茨木頂上,茨木每每感覺自己幾乎要被拋出去,單臂不自覺緊摟著酒吞,側臉偎著鬼王,口中止不住的喘息一一吐在酒吞耳畔。

文章標籤

半瓶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